眉黛如远山

知剑宿要复出太开心了的鸡血产物,存一下。


我的妈那个新造型有点………………?没事我有粉丝滤镜!!

个人向武戏

BGM乱世巨星

匆匆那年.mp3

自娱自乐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 勿扰真人 勿扰真人

[俏雁]一枕黄粱

俏和没铸心的少年雁,为了让他两相遇只有狗血穿越了


-

俏如来还未睁开眼来,便感觉到了洋洋洒洒的飞雪触感如鹅毛般落在自己的脸颊上,抬起眼帘便见着白茫茫的一片,飘絮纷飞。

从落了一层白雪的地上起身,俏如来环顾了一圈,自己似乎正处于一个天寒地冻之地,往后看是望不见尽头的皑皑白雪,只见得远处的天地一线,回过眼来不远处有一座建筑,大致观察了一番前面的建筑,大门边上似乎还有两个人影,从建筑上来看便不像寻常人家的屋子,倒像是王宫。

明明还在飘雪,俏如来甚至还感觉到了大风刮过了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可这一身应该冻得瑟瑟发抖的装束却没有让他感受到应该有的寒冷。

隐隐记得自己明明是在夜半三更躺回了床上...


BGM风花雪月

给意绮的520贺


祝意绮俩人和道友们520快乐(´⌣`ʃƪ)

存一下新剪的这个默雁默


不打tag我就瞎逼逼一下吧,听这个歌的时候主要是因为副歌里那句“心爱在梦里并不很远,美好的一碰就化烟”,想起羽国志异里大雁梦到了擦擦很多次,就想剪这首歌了。然后发现其他的歌词也很合适,开头的“走的决绝”本来打算是剪擦擦说“我想死”那句,然后放口白,然后想了想还是放了弑师那一段,墨狂捅进去热血四溅的场景,“世间得不到的爱恋”,说擦擦也在说大雁,“缘来缘尽都不知如何怀缅”,至死也只是师徒,“谁共谁走的一世已看淡”,这句是我自己对擦擦的主观理解,温皇在剧里说过默苍离对人性绝望,而且也因为是墨家钜子这个身份,所以他是把情放在了理性的后面,在情的方面是淡的,“出走的感情未会返”,羽国三年付出感情的是擦擦也是大雁


最后剪了擦擦在擦镜子,浮现出的是大雁以前,现在的样子,可以看做是在仙山的擦擦看到了现在的大雁吧

修罗场甚好(

昨天和今天都在真情实感的流泪了。
昨天在现场,看到清风望月赢了很开心,但是后来柳词输给了水调歌头,看到他捂脸,头撇过摄像头,重重地又靠回椅背上,我是真的泪流满面,最后我看着他坐在位子上半天没有动,直到对面的选手过来,等他下台了我拿着东西就走了,一边走一边哭,走到门口蹲在地上哭,戴着隐形眼镜哭的我眼睛疼,妆也花了,其实他们队都是一个队的绝活哥,柳词也一直坚持着气纯,能从复活赛又打到八强很不容易了,但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再走远,再走远一点。
今天回学校了,在电脑面前哭掉了头,我的松松和越越,我16年认识的他们两个,看他们两个的直播,我是因为策藏玩的剑三,就很喜欢看他们两个打策藏,粉了那么久了,真的很想看...

“你看着他,手里拿着花,灯光是你的,掌声是你的,冠军是你的,他也是你的。”

一起组队,一起打比赛,一起登顶!
恭喜冠军!你们值得!!!✨

今天去签名的时候,我跟柳词说,柳词加油!
他说嗯,好,还笑了一下
所以看到气冰输了,摄像机拍到他的表情,我是真的一个暴哭。比赛服气冰就是差点伤害他明明尽力了。
我最难受的就是这个,在现场看到他输了比赛坐在那,眼泪一下子就掉。
胜负是比赛常事,但我想看他赢,赢了才开心嘛。

其实看他第一场结束时候采访那会挺开心的,比去年满意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