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词青]我的一个气纯朋友

词青这个羊花cp真的,虽然过期但是真好嗑,方十七视角的一篇复合梗,奶一口两个人复合,大概还有下一篇柳词视角的‘我的一个花间朋友’。
圈地自萌,不撕。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方青砚在加拿大的日子过的很是充实,本来就是一个人在外,无依无靠,所有的事情都得自己来做,况且外国的大学和中国的大学着实不一样。学习,生活,方青砚每天都被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填满了,曾经说的要顶着上万延迟打jjc的话也没能实现过几次。

虽然自己是没什么空打jjc,但是却一直密切关注着大洋那头大师赛的事情,一开始大师赛是在晚上,加拿大那边是白天,没课没事的时候方青砚就点开直播看。

关于竞技场,方青砚首先想起的就是那个已经江湖不见的人。

虽然方青砚心里想着自己只是来看大师赛的,柳词也参加了,看到了那就是凑巧,却还是忍不住的在大师赛里寻找柳词,柳词他们的队伍。

那天中午,方青砚靠在床头看完了今天的大师赛,便整个人张开四肢躺在了床上,身子陷进了柔软的被子里,手上还捏着刚刚用来看直播的手机。方青砚望着天花板,想起了原来跟柳词打竞技场的日子,明明刚刚的比赛跟没有柳词的队伍,思绪却莫名的飘远到了他们还没有江湖不见之前的时候。

想着柳词的气纯,他们和花老师一起打的青花词,还有跟松越的菜刀55,想着想着方青砚自己有些难受。

跟现实做出了对比的回忆才格外让人怀念吧。

也,格外伤人。

 

“柳剑神为什么要带我打jjc呢?”

“因为……因为你萌啊。”

 

“高中生谈什么恋爱谈,我允许你谈了吗?哎你这种动不动就喜欢高中谈恋爱的,小孩子多读读书。”

“柳词,我允许你谈恋爱了吗?”

 

“谁都可以输,柳词歌妤必须赢。”

 

……

脑子里都是这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想得方青砚闷着一口气在胸口,有点喘不上气来,便忽然从床上跳起来,大口喘着粗气道:“cnxm柳词。”

可是柳词又听不到。

方青砚缓了缓,又再次倒在床上。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柳词上了三场,虽然输了。

在中国的大师赛在加拿大却是半夜,虽然第二天还有课要去上,方青砚还是在床头开着一盏小灯,手里捏着手机熬夜的看着柳词的比赛。

这赛季是秃霸的天下,柳词的气纯输了也能说算在意料之中,纵然是剑神,但是跟版本对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方青砚担心的是柳词的状态,比赛输了之后,他在微博上看到了不少质疑柳词的声音,方青砚烦躁的很,我允许你们喷柳词菜了吗?

脑子里冒出这句话的时候,方青砚突然又回过神来,其实自己也不和柳词站在同一个位置上了,现在的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来说出‘我允许你们喷柳词菜了吗’这句话来。

要是在以前……

方青砚摇摇头,不管,一群连大师赛都上不了的人,我允许你们喷他菜了吗?

随后看到了柳词的微博,在俩人微博都互相取关之后,方青砚只敢偷偷关注了柳词,偷偷地,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到柳词的微博方青砚更烦了,他知道柳词的脾气,输掉的三把比赛对他肯定有不小的影响。他退出了微博界面,翻出了通讯录里的电话,盯着那串数字半天。

柳词。

可已经很久都没有拨出去过了吧。

拨了,柳词怕是也不会接,他应该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吧。

只是方青砚自己忍不住,还是把那个电话按了下去,只是刚刚响了两声,方青砚也不想是柳词没听到,来不及,或者不想接,便挂断了。

方青砚又进入了微博,看着柳词那条微博的下面都是在安慰他的话,忽然翻到了一条“在我心里能喷你的只有两个人”,方青砚锁了手机屏幕,把手机扔在床的另一头,心里烦躁的很。

躺了会,方青砚又伸长手拿过了手机,点开微博,打出“无需他人评说”便发送了出去,手机叮叮咚咚的评论声听得方青砚更加心烦,直接关了手机。

这些天看大师赛以来,白天看直播的时候,有时候没看到晚上回来看录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方青砚满脑子都TM是柳词。

看着现状,回想过去。

真伤人。

方青砚从十七岁到十九岁,跟柳词从形影不离到江湖不见,他从来没有认真的摆正他对柳词的感情来思考过。从前是柳词在他身边,他没必要去想,后来分开了,说没有后悔也是不可能的,只是他觉得柳词不会原谅他,他也不想去想这个问题了,他选择逃避。

 

当年少年不知滋味,不识爱恨。

 

“对面不识,恍然间思绪翻涌”


方青砚跟兰摧的双花歌打的还算顺利,战绩还是正的,虽然被调侃‘进山’了一年,自己出国的这一年里也没几次打jjc的机会,现在再次打jjc不得不承认跟之前真的有好多不一样。

“啊,对面是花老师。”兰摧说道。

方青砚敲打着键盘刷着清新:“花舞剑吗。”看了大师赛的方青砚也知道现在花舞剑和兰摧是队友,当年花舞剑也是自己的队友啊。

花舞剑,柳词,跟当年的方十七。

又看了一眼对面,气明,气纯是谁,了然于心。

方青砚知道对面是柳词,却没办法提起这个名字,他在想,柳词知不知道对面的两个花间里,有一个是自己,私心里,方青砚是希望柳词知道的。

柳词现在有了别人的队友,有别人陪在他的身边,有跟当初的自己那样好吗?

方青砚承认是有些分心,输了自己也有锅,没想到第二把还遇上了柳词的气明花。

“第一把打的有点怂……”看着对面的气明花,方青砚自言自语道。

双花歌对气明花,怂的是什么,是配置还是打这个配置的人。

 

“那就只能再找个气纯跟你打打气花试试看了。”

“那他妈就只能我上气纯你上花间了呀。”

 

“救我一下救我一下!”

“无敌给了别怕。”

 

晚上的方青砚仍然没有睡着。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方青砚脑海中曾经的片段真的来来回回的回放,虽然迷迷糊糊的有困意,回忆的片段却仍然搅得他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好大一会,随手抓起枕边的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扔了手机,继续躺在床上,叹了口气。

对柳词就这么过不去了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或者,解铃还须系铃人。

方青砚又把手机拿了过来,屏幕的光刺的方青砚眼睛疼。又翻出了那个电话,方青砚却播不出去,可是两个人的关系都已经僵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还能再坏到哪呢?

指头差点按上去的时候,手机一下子响了起来,声音和那串数字吓的方青砚立马坐了起来,清醒的一批。

这个人能打电话过来已经很让方青砚吃惊了,还是在大晚上。

“喂,方青砚。”

“cnxm竞技场里遇到爸爸也不打个招呼?”

“喂?说话啊你,跟你说话听不到吗?”

听到柳词的声音,方青砚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对不起。”

柳词大概是听到方青砚的声音有些哭腔,在电话那头也愣了愣,又开口道:“爸爸原谅儿子了。”

“对不起。”

“都说原谅你了,我自己儿子还能不原谅吗?”柳词笑了一下:“哭啦?”

“cnxm柳词!”

柳词啧啧道:“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暴躁呢?”

“我不小了……我十九了。”

“好好好,方十九,看来真是长大了。”

方青砚觉得前面的两声道歉都不正式,对于他曾经做错的事情,对柳词的伤害,便重新带上名字重复了一遍:“柳词,对不起。”

“不要道歉了哈哈哈哈哈,萌还是儿子萌啊。”

方青砚随手抹了把眼泪:“还跟我打气花吗?”

“可以,以后你就算顶着上万的延迟,也能带你飞。”

 

“试问江湖偌大,该何去何从”


“柳词,你那天晚上,是怎么……”

“从你给我打了那个电话开始,就老是想起你,还看到了你的微博,竞技场里遇到你了,你说你就怎么老出现我的世界里啊?”柳词看着屏幕上跳来跳去的花哥:“知道你也在想我。”

方青砚道:“我本来,那天晚上想给你打电话的。”

“哎,最后还是我先打了,谁让爸爸喜欢你呢?”

“啊?”

“方十九,都十九岁了,这点话还听不懂吗?”

方青砚在柳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真的意识到,他对柳词的感情,也是喜欢。

“听懂了啊……”方青砚小声回答着,选中了柳词的角色,点了包里的海誓山盟。


FIN.


评论(8)
热度(62)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