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词青]你说暮色春光,月海苍茫

▲RPS

▲圈地自萌不打扰正主

 

 

你说暮色春光,月海苍茫,后来雨疏风骤,天各一方。

 

 

国外的大学生活过得比国内的大学紧凑许多,方青砚还在准备雅思考试的时候便听老师说雅思只是国外学习里最轻松的一部分,后来到了加拿大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意思。每天有很多的书要看,课内有,课外也有,每周有写不完的论文,做不完的作业,他也想在国外学的好,但还是觉得压的有点难受。

想抽空打个延迟高到飘的竞技场都有点困难,所以他们的复仇者联盟到最后也没能搞起来,自己也没当个绿巨人,不过他不想当绿巨人,他想当蜘蛛侠。

虽然自己的复仇者联盟没能搞得动,但还是关注着大师赛。他遗憾着松哥和阿越的队伍没能拿到更好的名次,也看着柳词的队伍一路走到了前三,大半夜的睁着眼睛看完了水月无忘思的比赛。

看完了比赛感觉有点饿,便下床跑到了厨房里把上次包的还剩下的饺子给下锅煮了。加拿大的东西他吃不惯,学着自己包饺子也是被逼无奈的实在是不想再吃那些汉堡炸鸡,包了两次之后饺子倒是包的像模像样的了。

在中国的时候都不用做这些事情,这些技能都没点亮过,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国外必须要自己照顾自己。

饺子煮完了端上桌,他还在想刚刚水月无忘思的比赛。他想着上一年的大师赛,跟柳词一起在八强里并肩战斗的是自己,上一年的时候还在跟柳词打竞技场,打排名。

方青砚那时候还在念高中,柳词经常问:“作业写完没有啊方青砚?”

还有很多次打竞技场的时候,因为掉分等等各种事情非常的暴躁,柳词就说:“小孩子脾气不要那么爆好吧?稳一点。”

方青砚想说自己现在也有作业,多的一批写都写不完,可是不用别人提醒了他自己会写;他现在脾气也没有以前那么爆了吧,拿天策打招募的时候被人喷了也懒得喷回去,觉得没必要,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比从前稳了。

白驹过隙,时间一点点在走,从以前到现在,他是长大了,他身边的人不一样了,有人走了。

方青砚知道后来柳词开了直播,他听说柳词开直播时候会斗地主,玩蛇蛇争霸,散散排,打打招募演演戏,自己一个人经常玩的很开心,可却没有去看过,还是跨不动自己心里的坎,只是后来听到有人说柳词在直播里复盘大师赛,方青砚便点开了熊猫直播。

他点进去的时候,柳词一边暂停了大师赛的录播一边讲着当时的情景,方青砚又想起了半夜起来看直播的晚上。

听柳词这么一直讲着,直到他关了直播,方青砚才退出了直播间。

 

他听柳词讲得很难受,他也有点难受。

 

方青砚回国以后,在跟别的人打竞技场。或许是冲分的队伍少,还是那个时间段排的队伍少,方青砚打双花歌和明花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时候遇到过柳词。

第一次是双花歌,进竞技场时候还在跟兰摧说说笑笑的聊天,眼睛一撇,便瞧见了海鳗焦点里的风九卿。

这是柳词吧?这是柳词。这个号除了柳词似乎没有人在玩了。

兰摧说,那是花老师的队。方青砚问,你现在和他很熟吗。

两个人的号又在一张地图里相遇了,只是方青砚没有无敌了,柳词也没有了南风,兰摧和两仪都互相糊到了对方的身上。

对面的柳词看到了对面的小花萝,也在想,这是方青砚吗?这是方青砚吧。

两个人分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方青砚都选择性遗忘掉以前的事情,a了以后也没有谁提起过这些事情,这些人。

静悄悄的。

方青砚遇到柳词的队伍那天晚上,觉得自己其实一点也没忘,该记住的不该记住的事情其实都统统还在脑子里。

以前一起玩,一起打竞技场的事情,其实都还记得。

他也还记得那个‘袖手为她’的yy频道。看柳词直播的时候看到他现在已经不用这个yy了,点进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还是皇马。他看着yy的频道,一串抒情诗下来,最后总有句煞风景的话。

我是你爸爸。

柳词那时候还总想拉着方青砚招募演父子,方青砚问:“我父你子吗?”

“儿子,你怎么能这么跟爸爸说话呢?孝顺一点好吧。”

“去你妈的。”

……

他再记得也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不会再有了,以后也不会有了。

子频道里,还有一个,与卿再世重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方青砚看着这句话半天,退了yy,扒了自己在‘袖手为她’的马甲。

后来打明花时候又遇到风九卿了,前几把都是自己赢了,方青砚笑得很开心。以前跟柳词打竞技场的时候,一开始,自己是要跟着柳剑神飞,被喷了也不说什么,后来两个人熟了,打竞技场开始互喷,花老师无奈的在边上奶着这个‘菜比花间’和‘辣鸡气纯’。那时候再怎么喷再怎么吵第二天又和好了,好多人觉得,他们是闹不散的。

虽然事与愿违。

你现在打不过我了吧?方青砚心里有点得意。刚这么想着的下一把,焚影不归的血条便空了。

打来打去,两个人的队一个下午竟然遇到了六把,算了算自己这边赢的更多一点。后来打竞技场,对面没进来的时候,方青砚会想,对面的气纯会不会是风九卿。

 

只是面目全非也不会再有最初的样子了。

 

 

方青砚知道自己脾气不好,贴吧上说自己脾气暴躁的帖子也看过。他也不想干什么太引人注目的事情,偶尔出现在别人的直播间,也让人不要写自己的id。跟兰摧打打双花歌,在体服玩玩明教打明策,跟喵崽打打明花,也是挺开心的。

晚上躺在床上没事刷着微博,看着多出来的几个粉丝,点进去粉丝列表却看到了两个互相关注,想了一下对方是大师赛的选手,但是自己好像没有点过关注啊。翻着关注列表,看到了‘柳词歌妤’躺在里面。

虽然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手滑的,方青砚看着后面只是‘已关注’,而不是‘互相关注’,忽而松了口气,怕是有很多人都在猜他怎么突然又关注了柳词。

柳词没有回关,可能没看粉丝,也可能看到了——不管哪一种可能,方青砚都打住不想再想了。

他现在自己安安静静的玩自己的游戏,玩自己的花间,玩自己的气纯,实在是不想再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取关了包括柳词在内的几个人,发了条微博,改了yy签名。

取关前,又点进柳词的微博里看了一眼,最新的一条是柳词在玩一个填词的手机游戏,方青砚想说他也太无聊了吧。两个人还玩在一起的时候,柳词还不爱玩这些百无聊赖用于打发时间的游戏,有几次点进去看柳词的直播,他还在玩蛇蛇争霸,第二快到第一的时候被一条小蛇给撞死了,遗体被后面的蛇吃了个干净,气得捶桌子。

方青砚想,怎么玩个蛇蛇争霸还这么菜的。后来方青砚也去玩过一次蛇蛇争霸,刚进去就碰到别人好几次,气得他直接把电脑给关了。

其实事实上,柳词也觉得蛇蛇争霸那些游戏挺无聊的,可就是无聊才去玩啊。

他还在和方青砚一起玩的时候,时间根本是不需要打发的。

方青砚是取关了柳词,但是其实在那次看过柳词复盘之后还是会看看他的直播。有次柳词没有开直播,却看到弹幕那边有人说可以在清儒的直播间看到他,便去看了两眼,柳词在和清儒花老师打剑气花,三个人在互相甩锅,整个直播间都弥漫着新疆羊肉串的味道。


方青砚之前和他俩打的时候,花老师从不背锅,花式不粘锅永远不背锅,那背锅的人就只剩下他和柳词,柳词老把锅甩给他,他就变成了食物链的最底层。

“去你妈的柳词,你还甩锅给我。”

“不是你的失误吗?儿子不背锅还让爸爸背锅吗?”

……

甩着甩着锅,柳词来了一句:“你是我男朋友吗?”

完了还重复一遍:“我就问你,你是我男朋友吗?”

 

哎柳词你怎么这么烦呢,让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这些事情。

 

 

 

两个人玩在一起的时候,整天在一块,耳朵里听到的是对方的声音,自己的微博上也都是对方的痕迹。后来江湖不见,两个人把微博都清了个空。

就跟对方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这条声明的微博,是从那以后第一条关于柳词的微博吧。

到现在方青砚也知道追着以前的错反正也是没有用,该走的也走了,回不来了。微博上手滑的关注,可能是造化弄人,虽然方青砚自己是不想去想太多的,也不应该去想太多,但是看到‘已关注’而不是‘互相关注’时,除了松了一口气,还有点难过。

不过后来转头一想,这才正常的结局吧。虽然他还有一句道歉还没有说出口。

回忆他还留着,方青砚还是会用丘比龙的和蝴蝶结狗的表情包,他不知道柳词用不用,但是他看到柳词的微博下面,评论有doge加上一个蝴蝶结,他想着,柳词应该也还在用吧。

其实柳词看到了方青砚的关注,他一个喜欢回粉的人怎么还会看不到呢。柳词也想,他对方青砚还不了解,多半是方青砚自己手滑了,自己要是回回去——

没必要。

离当年的方十七已经过去了两年,方十七变成了方十九,在国外念书,回国时候开心的打打竞技场;柳词做着一个年播主播,直播着斗地主日常送豆,玩着蛇蛇争霸,不开直播时候做别人直播间的讲羊肉串口音的柳剑神。

各自安好。

 

至少他们拥有过暮色,也拥有过春光,一起看过月海苍茫,虽然后来天各一方。

 

 

完。


可是我还是意难平啊,悄咪咪等一个奇迹。

评论(11)
热度(68)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