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瓷

[词青]不失不忘

▲今天也要奶一口词青的复婚

▲看了一个太太道长和花萝双飞的捏图太棒了…

▲散排的狗血相遇(鹦鹉凝视.jpg



撇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已经七点半了,在又赢了一把斗地主之后,柳词很果断地关掉了斗地主的界面:“溜了溜了好吧,今天运气很好,见好就收,去单排一哈。”

柳词关掉斗地主打开剑三的时候看了看弹幕:“招募啊?招募就不招了,这个号很多人都知道是我在玩了好吧,下次借个别的号给你们表演一下什么叫灵性的演技。”

柳词点开名剑大会的npc,看着22,33思索着,排22玩还是排33玩呢,便开口向直播间里的人问了一句:“你们要看33还是看22啊?”弹幕刷过的33和22都有,柳词看着感觉要看33更多一点:“那就33吧。”

刚打了几把都还比较顺利,队友不管dps还是奶妈都十分的灵性,一路连胜上去,柳词说着自己今天果然运气很好,斗地主月入百万,竞技场顺风顺水,便紧接着排了下一把。

乐山大佛窟。

对面兔八哥,柳词望着自己这边,有一个奶歌,另一个dps还没进来,柳词铺了个气场:“哎?另一个人呢,不会进不来了吧?”话刚说完没几秒钟,风九卿面前出现了一个蹦蹦跳跳的小花萝。

花间游,笔已墨烬。

花萝穿着黑色的短夜长在里面跳来跳去的,刷了一个清新。

还开着直播,虽然看直播的基本都知道这个花间是谁,不过弹幕一句也没提起,柳词自己当然也知道,也告诉自己反正就当一场普通气花来打就好了。

大佬你们不讨论一下怎么打吗?QAQ

柳词看见奶歌发的这句话时候,已经开始了,小花萝首先就蹦了出去。柳词按了一下回车,又想了想,觉得没必要说怎么打,能赢,便什么也没说,上前去生了一个太极。

有一波这个小花萝没体操被秃霸抓了一波,手上没有星楼,奶歌没有炸羽和云生,看着血线哗啦地往下掉,柳词一个山河便落了过去,几乎同时,山河里的小花萝身上出现了南风的buff。柳词看着这个山河南风交重的画面,忍不住说道:“我操,瞎比南风!”

虽然交重了,但是山河和南风也好歹给奶歌缓了一下技能,最后以小花萝把对面奶歌爆了个残血,柳词拍了个两仪补刀而赢了。

弹幕上刷过一片666666,柳词又点了33的排队:“基本操作好吧,不要刷6。”

当初打过多少场气花啊,当然是基本操作,这么想想,那个南风无敌交重也还算在基本操作里面了。

排队时间长,柳词忍不住滑着滚轮往上翻了翻刚刚打气花时候的弹幕,弹幕明显比之前那会少了很多,只有山河南风交重的时候有人说了‘这个花间没有灵性啊’之类的话,之后便是一片的666了。

柳词想了一下,两个人上一次打气花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吧,这个方青砚还是这么没有灵性,无敌都落他脚底下的时候还是按了南风,之前也在竞技场里见过他,不过是在自己对面,把玉石和乱洒爆在了自己身上。也懒得继续往下想,柳词继续开始他的单排之旅。

没排两把,柳词又见到屏幕上道长身边出现了小花萝,蹦蹦跳跳的刷了一个清新。

 


方青砚点进柳词直播间的时候,柳词还在斗地主,说着队友的牌技怎么这么猪皮,在柳词问打33还是22的时候,方青砚还在弹幕上发了一个22,结果柳词去排了33,方青砚又上了自己的号也去排了33。

知道直播有延迟,方青砚看直播好几次柳词还没出来时候便点了排队,终于在后来排到了柳词,他想听听柳词有什么反应,结果柳词好像也没什么反应,说着‘怎么又遇到秃霸了呀。’

看到无敌落在自己脚底下的时候时候,自己刚好把南风按了出来,方青砚“啊”了一声:“这他妈的……”

他跟着柳词排了一个晚上的33,他想柳词出现在自己这边或者对面都可以,他也很想打赢柳词的,不过一晚上,自己都排到了柳词这边,还都赢了。

方青砚想起了第一届大师赛的时候,他们两个的气花绝杀。

 

关直播的时候,柳词记得自己排到了方青砚五把,每一把都出现在了自己这边,而且还都赢了,其中排到了一组组排两次,柳词觉得很搞笑,对面肯定以为这边也是组排了。

直播已经关了,柳词正准备下线,便见到屏幕中间出现了组队申请。

笔已墨烬。

柳词犹豫了两秒钟,俩人便组了队,柳词这时候才发现方青砚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组了队柳词也不知道方青砚要干什么,等了半天对方就是在自己周围蹦来蹦去,一句话也不说。柳词看着两个人的号在一起,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方青砚不说话,柳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待了半天,柳词实在忍不住了,发了一个问号。

看到柳词下播,方青砚打开了好友列表,看着单向好友里的风九卿,点了组队。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柳词是原谅他或者是两个人相忘于江湖,他想有一个结局。

组排吗。

柳词笑了一下,儿子来找他了,他就当儿子服软了。看了看时间,离竞技场关门还有半小时,便在聊天框打道:不要再瞎比南风了好吧。

在方青砚之后柳词没打过气花,方青砚也没有打过,可是打过气花的默契似乎从来没有消失过,虽然两人没上yy,但是在霸刀长歌横行的竞技场里,两个人这半小时里打的几把胜率还不错。

竞技场关门,柳词在聊天框打道:下了。

还没来得及退出游戏,屏幕上的道长便被花萝带着双飞了起来,在空中展开了画卷,柳词突然感叹了一下,万花轻功这么好看的吗。

落地之后,柳词选中了花萝,想带方青砚双飞,奈何小花萝蹦来蹦去的,飞了几次也没飞起来,柳词打字道:你乖点好吧。

好。

花萝安安分分地待在原地了。

道长抱着花萝飞了一圈落地,又开始蹦蹦跳跳的,头上的气泡冒出两个字,晚安。

柳词在聊天框打到:安个屁,先把爸爸的yy加回来好吧。

刚说完这话,便听到了yy的提示音,方青砚的yy又发过来一句,晚安。

 


柳词这天晚上又梦到方青砚了,梦里的方青砚跟以前一样,跟自己互喷,花式南风。早上醒了以后捞过枕边的手机,才看到方青砚半夜在yy上给自己发的道歉,开头一句对不起,后来叨叨地说了很多,柳词有点惊讶,这还是那个傲娇喷人的食人花吗。

不过柳词就在等这个方青砚的道歉。

除了方青砚的道歉,还有几个人来问他是不是跟方青砚和好了,柳词还挺奇怪的,打22时候没开直播,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后来上了微博,才知道方青砚半夜那会发了一条微博,分享图片。

白发道长伸手把剑伸了出去,穿着黑色短夜长的小花萝踩在了剑上。

柳词笑了两声,转发了微博。

 

[喵喵][喵喵]抱妹的那个动作没截吗。


FIN。

评论(13)
热度(121)
©远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