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意绮]今夕复何夕

▲再见面的重逢


指月山瀑。


在太阳刚刚落下的时分,西边的尽头黄昏在与黑夜相互交替,让这个地方的每一寸都洒上了薄薄的余晖,瀑布倾泻而下,打在水中的岩石上击起千层浪,水雾蒙蒙。


瀑边的人手握春秋阙,剑若游龙,舞于周身,剑招凌厉,步随剑动,地上的落叶也被随风而扫起,晃晃悠悠地落入了旁边的水池中。


舞毕,舞剑的人将春秋阙收进了剑鞘之中,踱步至水池边,垂下眼来望着水池中的倒影。他刚刚所舞的那套剑法,乃与绮罗生同处时,绮罗生所见过的,而如今再舞观看的人却不在,水中的倒影只有一人。俩人现已分别数年,也不知好友在时间城过得如何。


笼在天上的夜带走了最后的光亮,整个天彻底地黑了下来,取代余晖的是清幽的月光,高高挂在夜空中的一轮月未圆,周遭仿佛更加安静了。万籁俱寂,只有瀑声,微风吹拂过的漱漱落叶声,以及——有人前来的脚步声。


猛地转过身,只闻声却不见其人,只见不远处的石桌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瓶身上白下红的瓶子,浅灰色的倒影映于石桌之上,这样的瓶子他最熟悉不过,瓶中酒液的味道他现在也还记得,只是在俩人分离后,便再也不曾饮过。


这样的酒,确实是好酒,只是少了共饮的人,缺了丝弦作乐,却还是少了那么一份的滋味,不似当初一般。


好友不在,这酒自己当然也不会再饮,只是现在,这酒就在脚步声出现后随之出现在了石桌上,谁来了,自然不言而喻,更何况,那牡丹花的香气并没有被掩盖掉,虽人未出现,却早已用这些在意琦行耳边道:“吾来了。”


意琦行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当初自己以为好友已故,却也是忽而出现的雪脯酒,醉意之中还以为出现的绮罗生乃唏嘘大梦一场,酒醒后却见人真真实实,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才知这并非一场梦。


而此时,他知道不是梦。


“好友,雪脯在桌,你不打算与吾同饮吗。”意琦行眼盯着瓶身,跨步走向石桌,一边走一边微微地提高了声调道。


石桌另一边的树林里传出了落叶被踩踏的沙沙声,来人的身影还未出现,声音传到意琦行耳中却也踏进了意琦行心里。来人披着月光走出了幽暗的树林,身着白衣,白发间掩着的珊瑚耳,手里也握着一瓶雪脯酒,他样貌是不曾变过的。


白衣沽酒,绮罗生。


“当然要一齐。”绮罗生将酒放在石桌上,抽出折扇在手中轻轻拍打着,道:“酒是好酒,饮当然也要与好友共饮。”


“你,怎会前来?”


绮罗生绕过石桌,走到了意琦行的身边“吾来见想见之人,这个理由便足够。剑宿见到吾绮罗生,难道不高兴?”


高兴自是高兴。


意琦行转过头望了望绮罗生,抬手指向边上的石凳:“坐下吧。”


清亮皎洁的月光洒下来,微风吹得树枝上的朵瓣往下落,飘于桌飘于地,雪脯入喉,酒香在空气中蔓延着。俩人交谈的话语显得格外的轻松,感觉像回到了当初醉饮寒江的日子,连天上未圆之月似乎都更圆了些。


绮罗生没有道自己如何出城,也没有道自己如何找到这里的,想见的人在这里,这两个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这共饮的人来了,绮罗生却叹道少了些什么,心里想着若是有琴便好,可以伴着这酒为好友弹上一曲。


话音才刚落,意琦行便道:“若是好友想抚琴,这里有一把。”


意琦行了解他的想法,绮罗生倒是不觉得奇怪,只是意琦行是个不通丝弦之人,留着一把琴,里面的含义,绮罗生不言而喻的同时还有些讶异。


绮罗生望着意琦行起身回屋拿琴,回想着刚刚自己隐于树林中观看意琦行舞剑,薄暮余晖之中,银发之人高髻长袖,手握一口春秋,手腕翻转之际,剑意凛然,收放自如。俩人虽然分别这么多日,他也是未曾变过。


尘外孤标,意琦行。


 

夜色浓,酒正好,情相交,琴声起。


一夜知己,千杯未了,浮沉十年,再续逍遥。


-完-


评论(1)
热度(11)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