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词青]方青砚的小本本上都记了什么

01


方青砚现在有一个红榜和黑榜,里面记着自己在竞技场里遇到的表现很突出的队友,有放空圈的奶歌,也有生死关头为自己隔了一个大墙的霸刀,把一个人的竞技场散排玩得多了很多分趣味。记小本本这个行为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他以前也会记,只不过那时候的小本本在自己心里,他虽然没有说出来,有一部分却记得牢靠。

那些欣喜过或者是不高兴的时刻,到现在都记得。

他不像如今一样自己散排,妄想着声控散排队友,那时有着固定的队友,辣鸡气纯柳词歌妤和永不背锅花舞剑,花舞剑一个奶妈不背锅,就只剩下了跟自己配合的另一个dps,上榜最多的自然是柳词歌妤。

不管是哪个榜。

跟柳词熟络以后,两个人的关系也没了那些太多的隔阂,要说什么话,方青砚自然是也是脱口便出,没什么太多的顾忌,再加上输了便开始低气压的花间人格,俩人总是免不了吵起来。

输了几把,掉了一点分,两个人都不高兴,夹在中间的花舞剑在打着圆场说:“再打两把分就补回来了……”话还没说完,方青砚便退了yy。

“不想和他吵了。”柳词说完也退了yy,留着花舞剑一个人挂在yy里。

方青砚退了yy以后暗暗地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的黑榜里,上榜理由:这个辣鸡气纯和我吵架还甩锅。

一边气愤地在心里进行着记小本本的动作,一边把游戏退到了登录界面,登了另外的号。随意找了一个招募,进了别人的yy,便开始打竞技场。

招募到的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连最基本的报技能也不怎么出声,打得方青砚更加烦躁了,心里想着打完这一把便找个理由溜了,看着聊天框里竞技场开始还有三十秒开始的倒数,在聊天框里泄气般飞快地打下一行字:在下柳词歌妤,打死我。

自己的队友大概是不知道谁是柳词歌妤,对于方青砚打出的这段话也没有什么异议,依然很沉默。打完这把,没管输赢,方青砚便找了个借口走了。

这个游戏是不会给人带来快乐的。

方青砚这么想着,愤愤地关了电脑,从椅子上下来把身子摔在床上。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心情不好的源头是跟柳词打的竞技场,便在嘴里小声念叨着‘傻逼柳词’、‘辣鸡气纯’。

——方青砚,你还在气啊?

看着屏幕上柳词发来的消息,方青砚感觉没有刚刚那么气了,可能是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效果?心里想着一回事,手上却打出“是”字发了过去。

——你怎么这么好笑啊方青砚?

——我怎么好笑了?

——还和别人说我是柳词歌妤,这么想爸爸啊?

——想你妈!你可拉倒吧!

——来yy

——不来

方青砚说他不去,可还是坐起身来诚实地点开了yy的图标,进了柳词的yy频道,刚进去,便听到柳词的声音:“方青砚,这么想当爸爸啊?爸爸没你那么菜好吧。”

“来插旗啊!看看谁菜好吧。”

“那你倒是上线啊!”

“等着。”

方青砚懒得去想是谁告诉柳词这件事的,跳下床三步并一步地跨到电脑边上开了机。登录游戏的时候,方青砚想,这件事也可以记到红榜上:是柳词来找我的。

 


02


方青砚感冒了。放学回家以后,一开始只是感觉喉咙有点痛,呼吸不太顺畅,本来自己还觉得不怎么严重,吃完饭洗完澡出来便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手背放在额头上,有点烫,家人便要带他去医院。

去医院免不了一顿点滴,今天晚上约好的竞技场肯定是打不了了,方青砚坐在去医院的车里,给柳词发消息。

——柳词,我感冒了,今晚不打了

——别打了别打了,吃药了吗?

——没吃,我去医院

——有人陪你吗?

——我妈妈陪我

——怎么弄的呀,怎么感冒了呀方青砚?

——我怎么知道呀

方青砚觉得今天的柳词有点啰嗦,坐在车上对着屏幕发了半天的消息觉得头更晕了,身子软绵绵地使不上劲,便把手机扔在一边,头靠在椅背上闭了眼。

医院人多,挂号看医生拿药水一系列动作下来,过了很大一会才坐到了输液室里。针扎进手背里,方青砚抬头望了望上面吊着的几瓶药液,继续闭上眼睡了。再睁眼的时候时间已至凌晨,在针眼处按压了几分钟,方青砚放开手,一边往医院外走一边拿出手机来。

解了锁,便见到柳词给自己发的消息,两条消息时隔了一个小时,都在问自己怎么样了。

今天不是周末,方青砚估摸着这个点柳词应该睡了,便回道:回家了,却没想到刚发过去便收到了对方回来的消息。

——弄到这么晚的呀

——柳词你还不睡觉吗?

——儿子没出现爸爸睡不着好吧

——……

 

这天晚上的事情也被方青砚记进了红榜。他记在小本本上的事情,不一定关于竞技场,但是关于柳词。

十七八岁的时候,这个人就这么在方青砚心里留下来了。

 

 

 

03


这个小本本存在于方青砚自己心里,后来回想起来的时候,除了柳词,也有其他人,比如打55时候松哥把自己当初放了出去不给自己阵眼,方青砚当时心里在想,就算我是你的迷弟也要把你写进黑榜的,松哥你懂吗?

再比如把锅甩给自己的花舞剑,方青砚觉得自己很委屈,一边不想说话地背着锅,一边把花老师给记进了黑榜里。

他记得很多,但最多的还是柳词。

这么大一块地方,柳词霸占了大部分。

 

“无敌有吗!柳词!”

他喊完这句话,话音刚落的同时无敌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脚下,yy里有五个人,声音有点嘈杂,混乱之中他没听到柳词说话回答的声音,只听到了柳词的笑声。

后来方青砚自己再去看一遍这次55的时候,才听到当时混乱的声音里,自己喊着要无敌以后,花老师说了一句:“你给他你是狗!”接着便是无敌的出现和柳词的笑声。

方青砚觉得,在一个鸡飞狗跳勾心斗角的宫斗55里,柳词给自己的无敌忽然变得有些贵重,可以上红榜了,上榜理由:灵性山河。虽然这是柳词在方青砚红榜里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他们后来还是有着山河南风交重的情况。

另外,除了给柳词的山河记了一个红榜,自己在柳词快挂掉时候给他拉了一个听风的这个操作也很精彩,想给自己鼓个掌。

 

“你是我男朋友吗!方青砚我就问你你是我男朋友吗!”

“哎柳词你怎么这么烦呢?”

对于这句话,方青砚想了好大一会是要记进哪个榜里,最后想了想当时自己惊悚的反应,决定还是把这句话记上黑榜里,上榜理由:吓得老子猝不及防。

心里暗暗记完了,方青砚又觉得不太合适,把这件事又悄悄记进了自己的红榜里。

反正也没有人知道。他这么想。

 

那时候的关于一个人的欢喜被方青砚用这个方式在心里记了下来,带着未曾察觉的喜欢。

 

 

04


后来的遗憾和不甘,都是方青砚自己给自己的。

 

 

05

 

在方青砚十九岁的时候,柳词又上红榜了。

方青砚觉得这个气纯跟自己的配合真好,指哪打哪,仿佛组排,在自己准备给他记个红榜的时候,撇见了一条弹幕‘好像是柳词’。

方青砚回想起自己记在心里这个小本本上的内容,把yy好友申请给对方发了过去——还记得的,过不去的,放不掉的,就试试能不能让他回来吧。

 

刚刚那把抓点抓的不错,一波爆发直接带走了对面奶妈,方青砚一边在心里的红榜记下来,一边在yy里道:“柳词我要回加拿大了啊。”

“不是十月份吗?”

“是啊,但是快了啊,回去那个网就不能玩了——”

“所以呢?”

“你有没有队友啊……”

“哈哈哈哈哈方青砚,想跟我打比赛,直说嘛。”

“所以你要不要跟我打熊猫杯啊柳词?”

“小花间想和我打,那我的小气纯就只能上场了呀。”

 





-完-



评论(21)
热度(130)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