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词青]百年一合

今天也要这两人复婚!



-

这段话方青砚酝酿了整整一个假期。头顶的白炽灯十二点了还在亮,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又按下了删除键,字字句句都在斟酌,方青砚有点脑壳痛,想着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拖拉,明明在这个假期里的一次次相遇里已经把想说的话在脑海里组织完毕,现在敲出一个字一句话却又觉得有些困难,无从下手。方青砚又想了想,不是他变得拖拖拉拉的,而是他知道他应该让对方收到这段话的时候感觉到,他希望对方能原谅他。

 

怎么这么难写呀,我不写了,方青砚这么想着,双手离开了键盘,又突然想到一句,手指头便又回到了键盘上。

 

世界很小,剑三更小,更何况徘徊在高分段的就是那么些人,刚刚回国的时候,方青砚就知道他肯定能在竞技场那几个地图里遇到柳词,后来也的确遇到了很多次,天山碎冰谷,乐山大佛窟,青竹书院,拭剑台。方青砚乐得玩别的职业,总有和花间不同的乐趣,游戏体验也格外不同,他换着不同的职业,打着不同的配置偶遇着柳词的气纯。

 

他们两个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气花只能追忆,在自己的周围也鲜少有人提起对方,发生的事情无法挽回,方青砚不想猜自己在柳词心里是什么样了,也可能没了,因为心里有数,所以不猜了。

 

可到底还是因为在意,除了冲分,总对竞技场有种期待,期待名为遇见柳词,可又觉得自己的心理太傻逼了,强压了下去。可真正遇到时候,特别赢了柳词的时候,还是格外的高兴。

打得有来有回,有输有赢,后来方青砚某一天躺在床上想了想,好像是他赢柳词的比较多。

 

他顶着不同的id和职业出现在柳词面前,不知柳词有没有认出他,好几次打完,方青砚都要在心里纠结一下这个问题。柳词只玩气纯,虽然打的配置多,上的号也不一样,但是只要是柳词在他对面,他便知道那人是柳词,毕竟曾经站在柳词身边的人他,自然是认得出来的。

 

方青砚想跟柳词说点什么,当柳词出现在他对面的时候,他看到柳词下了一个太极,他不能跨进去,柳词落了个山河,也不是他的,开着紫气的道长过来就往他脸上拍。方青砚的站位从并肩变成了对面,他想说点什么也没办法开口,就只能憋在心里说了,柳词听不到,自然没有回应。

 

两个人的相遇只能是竞技场了,遇到一次方青砚心里便波动起了涟漪。方青砚觉得自己的假期真长,把他对柳词的感情一拖再拖,到假期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涟漪顺带着往昔变成了海啸,沉甸甸的压在心头上了。

 

写完了。坐在椅子上舒了口气,把这段话保存下来发送到了手机,便关了电脑把自己扔到床上,想着自己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忘了收,还有什么事要干。在床上瘫了半天,捞起手机来看了一眼自己刚刚敲敲打打写出来的东西,嗯没有了,这是自己明天最后要干的事情了。

 

时间不早了,方青砚眼皮子在打架,便跳下床去,回头瞧了一眼立在地上的行李箱,关了灯。

 

反正我也要走了,给他发了我就关机!




 

飞机要起飞了,方青砚坐在靠窗的位置,耳朵里听到‘请乘客关闭移动电源’的女声,便解了锁,把昨晚写好的一段话复制粘贴到yy好友的身份验证框里,手指头刚按了提交,立马关了机,动作一气呵成。

 

飞机滑行,窗外的景色掠过,方青砚低下头来,手机屏幕已经黑了,只能在屏幕上看到自己的脸,又抬起头来望了望窗外,飞机在上升,自己就要告别这个假期回到加拿大去念书了。

 

消息刚发出去,攥着手机的手还有些紧张的在黑色屏幕上来回滑动着,方青砚觉得这还是一场他对过去年少不更事的自己的告别。

 

告别的是过去里的自己,但不想告别过去里的柳词,便写下了那段话,想知道柳词愿不愿意接受现在的自己。

 

要是不愿意——那就不愿意,反正我已经走了,游戏也没多少时间打了,又遇不到你。

 

该干的事情干完了,方青砚一想到自己十五个小时的飞行就脑阔痛,想着还要飞那么长时间,自己得到答案也是漫长的十五个小时以后了,方青砚也就不紧张了。

 

柳词是看了熊猫杯b组的比赛的,他倒是不太惊讶方青砚的和尚玩的还可以,以前他便知道方青砚玩别的职业虽然不如花间一般淋漓尽致,也算上手快。他听着解说依然还在拿方青砚的年龄在开着玩笑,想着方青砚其实也不小了,十九岁了,自己刚认识他的时候还在两年前,他还是个未成年。

 

虽然不太关注818的事情,可八卦总是会在一个圈子里面传开,柳词看到方青砚总是以各种清奇的姿势出现在818里的时候有点想笑,同时也有点想感叹人总是会向前走会长大的,至少方青砚是这样的。

 

周围无人再有意提起过方青砚,方青砚在他心里却也没有沉淀下去,往昔与戛然而止他都还记得,有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把这个记忆给拨撩起来,比如在无意中听说方青砚回国了,在乐山大佛窟遇到了那个花萝,后而在竞技场那几张小地图里遇到了很多次方青砚,不知别人有没有发现,自己有些手忙脚乱,有次自己想脱口而出他的名字自己心里也觉得一惊,连忙改口道那个花间。

 

方青砚对于柳词来说复杂得千丝万缕,可不管怎么来说,方青砚就是赖着柳词心里那一块地方不肯走了。

 

不走就不走了吧,柳词是这么想的。

 

收到方青砚的好友申请时候,柳词就惊讶了。柳词还是了解方青砚,手滑关注点错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点回去,无非是知道大抵是手滑,这次不仅不能用手滑来解释,一段话写过来都把柳词看得有些愣,可看完了又忍不住在脑海里浮现出方青砚纠结的一字一句写下这些话的样子。

 

两个人的yy好友加了回来。

 

——[蝴蝶结狗头.jpg]儿子

 

只是柳词的消息发过去了,几个小时过去了也未得到回应,心想这傻逼儿子怎么了,才忽而想起现在已经十月底了,方青砚好像开学了。询问了阿越,才知道这人今天回加拿大去,自己今天的收到这个好友申请,现在发申请的人八成还在天上飞着。

 

——注意安全

 

——到了说一声

 

方青砚不习惯在飞机上睡觉,十多个小时顶多在飞机上闭着眼眯一会,难吃的飞机餐方青砚也从来不吃,下飞机时候已经是一种又累又困又饿的状态,随意买了些快餐垫垫肚子,折腾完回到住处,进了房间倒在床上,才把手机拿出来开了机。

 

十五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把人搞得有些浑浑噩噩的,方青砚却在开机时候突然清醒了过来,想起自己十五个小时之前发出去的好友申请,有点紧张,又把手机屏幕给锁上。

很急,又解锁了。

 

点开,三条消息跳了出来,方青砚知道答案了。

 

——我到了,困死了




 


“排吧。”过完图,柳词刚说完,便听到yy里进了人。弹出yy看了一眼,便把来人拖到下面的房间里,又对yy跟剩下的两个人道:“别排,等我一下等我一下。”自己也跳了下去。

 

“方青砚,睡醒了啊?”

 

“醒了啊,我这边都快到中午了。”方青砚看着上面频道的两个人:“你打的气霸啊?”

 

“是啊。”

 

“您可真是柳溜六啊。”

 

柳词听到这词笑出了声:“方青砚你这口音跟谁学的呀?”

 

“就不告诉你!”

 

“你还偷看我直播的啊?”

 

“谁偷看了啊,我听不懂你的发言,我跟兰摧学的!”

 

“哦——”柳词拖长了声音:“这样的吗?”

 

“怎么了还不许我看你直播的吗?哇柳词你这人给我个马甲好吗?”

 

柳词一边道一边把橙马给了方青砚:“直播别看了,跟爸爸一起打好吧,但是你别跟你打熊猫杯一样,后面乱洒留着过年好吧。”

 

“我怎么就过年——柳词,你还看我比赛啊?”

 

“怎么了儿子比赛还不许我看的吗?”

 

……

 

方青砚想起了昨晚,一边跟柳词说困一边跟柳词聊着天打诨,时间没有产生隔阂,故人归来时仍是旧景。方青砚后来觉得自己不困了,捏着手机聊着聊着在床上滚到一边又滚到另一边,还想多说几句,却被柳词以时间太晚而赶去睡觉了。

 

后来方青砚做了个梦,醒来的时候梦里内容是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梦里是柳词,隐隐想起当初柳词的微博,说梦到自己做梦都笑醒,现在做梦的人变成自己了。

 

踏出的这一步,破了这层冰,梦醒了,人也还在,他弄丢了的柳词啊,回来了。

 

 

约好了要跟柳词打竞技场,柳词下班可以打竞技场的时候是加拿大的早上,方青砚前一天晚上特意上了个早上的闹钟——后来每次要打竞技场方青砚都上了个闹钟起床,他的室友对于他这种不上课的休息日上闹钟起床打游戏的操作不是很理解,方青砚跟他室友说,你不懂。

 

早上闹钟刚响便被他给按掉了,准备接着再睡会却突然想起打竞技场的事情,眯着眼睛开了手机跳进柳词的yy:“柳词!”

 

“哈?你起这么早的吗?”柳词听见方青砚的声音,却又觉得这人声音似乎更软了点,跟平时不太像,应该还在床上没起来:“你还躺床上的吧?”

 

“对啊。”

 

“要睡你再睡会呀。”

 

“不要,我起来了!”方青砚象征性地坐起了身。

 

听到那边的动静,柳词笑了一下:“方青砚你早饭都不吃的吗?”

 

“我待会吃面包。对啦柳词我不想玩花间,这个网好难受,我脑阔疼,我弄了新的电脑再上花间应该好点。”

 

柳词本就无所谓方青砚玩什么,问道:“那你想玩什么呀?”

 

“冰心呀!”

 

“哈?你还会冰心的吗你不是小塌方君吗?”

 

“全职高手,谢谢。”方青砚在想谁把他出自于造桥大业的这个小塌方君的名号给柳词讲了,却又忽然想起别的什么来,道:“我还电过你啊傻儿子!”

 

竞技场里遇到的冰心不少,只是不知道对面哪一个是方青砚:“什么时候的事呀?”

 

“就是,你跟别人!”特意在‘别人’两个字上加重了语调还停顿了一下,还鼓起掌来:“打了七个小时剑气花那次,我上了个冰心,把你电了,追着气纯电,嗯,很爽。”

 

听着方青砚得意的发言,柳词笑了两声:“跟别人打吃醋啦?”

 

“我那天上了好几个职业,都把你锤了!”

 

“吃醋啦?”

 

“没有,重点是我把你锤了!”

 

没有吃醋,打七个小时又怎么了,以前跟我打的更多,以后也跟我打!

 

哼。

 

“所以你吃我分吃的这么开心的吗,你怎么这么不孝顺啊方青砚?”

 

“菜呀柳词,你跟我打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啊。”





-完-



评论(25)
热度(182)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