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词青] 清风常往还

被刀捅多了,自割甜饼腿肉

糖使人快乐,圈地自萌 




-


柳词按下门把手打开了浴室的门,缓着步子走出了浴室,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往客厅走,坐在沙发上的少年仗着开着暖空调,穿着一身衬衣短裤盘着腿低头玩着手机游戏,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双目对视,少年的眼神看得柳词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走到人面前,呼噜了一把少年洗完澡还湿软的黑发:“天气这么冷你就穿这么点呀?”


方青砚觉得自己干的事真是让自己都头皮发麻,拎了个包就跑上了来宁波的飞机,总觉得有些事情当面说清楚才好,只想着无论如何,先去见柳词,却没有想太多别的问题,什么都没有准备,下了飞机才把短信给一直舍不得删掉的号码发过去,若不是柳词看了短信立马给他拨了个电话,愿意来见他还带他回了自己家,怕是要白跑一场空,在这个从未来过的城市流个浪。


换了个别人这么弄自己的头方青砚得跳起来,只是现在站在面前的人是柳词,媷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方青砚只是放下手机,跟柳词道:“开着空调不冷呀。”


一路上,方青砚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个遍,从加拿大一路讲到了暑假回来竞技场的相遇,柳词就这么听着也不接话,心里觉得这小孩跟以前没变多少,内心戏倒是挺多的。


见柳词不说话,方青砚说话的底气越说越少,连声音都小了下去,捏着手机的手不安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软着嗓子叫了旁边人的名字:“柳词……”


柳词撇过头来望着方青砚,叹了口气:“过去了,知道回来找爸爸了?”方青砚是一点就炸,这会却炸不起来,柳词接着问他有没有订住的地方,方青砚说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就上的飞机,柳词一边摇摇头,一边说,哎你在国外怎么过的啊。


“你在说什么呀!”听到柳词质疑自己的生存能力,方青砚反驳:“我在国外饭都是我自己做的好吧,很全能,谢谢。”


“那你怎么去个别的地方,什么准备工作都不干的呀?”


“还不是因为来找你。”


来找你,不想与你,再错过将近一年的时间了。


话中对于一个人的特殊意味听着倒是让人挺高兴的,柳词笑了一声,问方青砚:“这样的吗?”


“我可以给你露一手,好吧。”方青砚听到柳词笑便放下心不少,自己也笑起来。


却惨遭了柳词拒绝:“别别别,我怕我家厨房炸了。”


方青砚听这话便解了手机锁,拉出相册里当时做完饭菜,拍下的几张照片一张张划过去:“麻烦看一下,我听不懂你的发言好吧。”柳词望着划过去的照片,心道自己在有时候对于他在国外过得好不好的担心真是多余。


方青砚饿得不行在机场吃了一碗馄饨,柳词吃过下午饭,俩人便直接回了柳词家里。让方青砚先去洗澡,柳词一人坐在客厅才觉得方青砚胆子真是跟着年龄成正比增长,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敢跑来宁波,也不想想若是自己不愿意见他,他要怎么办——不过这也不成立,方青砚若是来了,自己必见不可,方青砚的脾气他还是了解,他从前从未想过方青砚会有这么胆大的动作,还以为俩人的关系就要这么僵下去。


柳词不知道自己一直存于方青砚心里,从波澜日积月累会成为汹涌的波涛。


柳词就这么整个人立在自己面前,方青砚微微抬起头便见着他的脸,他想起在大师赛上第一眼见着柳词,觉得这人音画不符,明明人长的清秀有点温柔还有点好看,喷自己倒是一点也不含糊。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感觉也没错,当他接到柳词的电话,真正见着柳词的时候,才觉得柳词对自己,不管说话还是态度,都是带着些温柔的。


这个人,怎么自己以前就把他丢掉了啊。


分开了的那些时候真是巨他妈难受。


柳词拿了沙发上的毯子盖在方青砚腿上,念着“你都快回去了,来趟宁波别把自己弄感冒了”,捏着盖在腿上的毯子,方青砚想起刚刚柳词放茶几上的手机,yy一直在响,便指着桌上的手机:“有人找你吧,你刚刚手机yy一直在响啊。”


“哎哟,忘了,今晚跟花舞剑他们打剑气花,去接你把这事都忘了。”柳词一边跟方青砚说着一边用手机跳进了花舞剑的yy里。


感觉告诉花舞剑现在方青砚在自己家里,因为去接他而鸽了这个剑气花,花舞剑肯定觉得非常的魔幻现实主义——但这确确实实是发生了。刚进yy便被清儒和花舞剑一顿说,开了麦正打算开口解释,坐在沙发上的人便问道:“柳词,那你今晚还跟不跟他们打啊?”


yy里一阵沉默,柳词感觉这件事说起来有点长,便选择过后再解释,今晚这个剑气花,先鸽:“听到了吧,不是我想鸽,是有人让我鸽呀。”


柳词刚说完,便又传来:“去你妈!柳词,我让你鸽了吗!”

 

方青砚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跟柳词说,憋了这么久了终于可以一股脑的倒出来,拉着柳词聊得很晚,最后在半夜以‘没满二十岁的人赶紧睡觉还能长’被柳词赶进了自己房间的被窝里。柳词想起方青砚还在念高中时候,半夜还会窝在被窝里跟自己发消息,便站在门口道:“赶紧睡,别玩手机。”


“柳词。”


“干嘛,赶紧睡,我去客房,好吧。”


“……晚安。”


柳词按了开关灭了头顶的灯,隐隐地望着昏暗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的人:“晚安。”


 

方青砚要回加拿大,得先回成都,来了宁波也只能待一天,,还好第二天还在周末,聊天的那晚上闹着要露一手,家里没存货了柳词便答应他俩人明天去超市买食材。晚上熬的太晚第二天俩人起床都已经日上三竿,柳词在洗漱时候一边跟方青砚讨论做什么菜一边表达了一下对自己家厨房的担忧,毕竟自己不怎么会做菜,自己家的厨房自己都不怎么用,方青砚表示,你在说什么啊我头好痛,麻烦你看好了。


瞧着柳词推了个购物车,方青砚道:“就买点菜你还推个车。”


“你不吃零食的吗方青砚?”柳词一边道一边推着车往零食区走。


“不吃!”


“这样的吗,你不是还喝你妹妹的豆奶吗?”


“不是,豆奶能叫零食吗那叫饮——等下,柳词你怎么知道的?”


柳词笑了笑没接话:“你不吃我吃好吧。”两个人推着车慢悠悠地在超市里逛,拿了零食挑了食材,路过饮料区时候还拿了豆奶。


俩人拎着装着食物的袋子回了家,方青砚不让柳词插手,柳词也觉得自己插手可能会添乱,便靠在厨房门口的门框上看这个少年忙忙碌碌地洗菜,烧水……一切搞得倒是像模像样的,对厨房的担忧降了下来,柳词觉得方青砚真是长大了,至少在国外方青砚把自己照顾的不错。


菜也是简单的家常菜,弄的也快,端出来的时候柳词觉得卖相和嗅觉上还是不错的,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也不错,便开口夸赞道:“可以呀儿子,不错不错。”


“我跟你说了我会,你还不信。一开始啊,是我室友做,后来吃了半个月我看了跟着学就是我做了,因为我做的比他好吃。”方青砚自己就着菜吃了口饭,便接着开始讲自己在国外的事情。


柳词耳边回荡着方青砚的声音,觉得方青砚在这个假期来找他找的有点晚,早一点就好了。


起床时间就接近中午,俩人吃完饭收拾完毕时间还在下午,俩人都没事干,明天就要走也去不了什么地方。方青砚叼着吸管在沙发上喝着豆奶玩手机,跟坐在自己旁边的柳词念叨着:“好烦呐,不想回加拿大去,我跟你说那个网真的垃圾,花间那种抓点职业玩的我头好痛。”


“把你身份证拿上。”


“嗯?”


“小区出去就有个网吧,爸爸再带你复健一下气花好吧,yy都不用上,很稳好吧。”


方青砚想起有次柳词问自己成年了吧,自己说,还没有,还有十六天,花老师说未成年人要在监护人面前才能玩游戏,柳词说,监护人是我好吧。自己现在已经十九岁了,从那时候到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颠颠簸簸地走到现在,柳词这个人现在走在自己右侧,方青砚心里暗暗庆幸还好没有把人弄丢。


方青砚点开了好友列表,点了风九卿的组队,柳词瞧见了他的好友列表:“原来你一直加着爸爸呀,嗯,可以。”


“你妈!柳词,赶紧把我加上我要双向好友!”


柳词加上了笔已墨烬,,两个人确实连yy都没上,点了名剑大会npc的22的排队,俩人在竞技场里的默契倒是没被时间所消磨光,反而感觉抓点配合因为俩人近在咫尺而更默契了,柳词亲眼看到了方青砚杀死对面奶妈时候双手离开了键盘开始鼓掌的操作,自己也双手离开键盘笑起来,方青砚好他妈可爱。


结果俩人差点被对面剩下的一个dps给翻盘。


柳词冲身边的人说:“菜呀方青砚。”


方青砚转过头:“菜呀柳词。”


道长就在那里站着,花萝在他周围跳来跳去,柳词望着屏幕上在自己周围蹦跳着的小花萝,又扭过头望了望坐在旁边的少年,之前还未殊途时见面的约定忽然就在这两天完成了,觉得人回来得晚一点也罢了,回来了就好。




 

送方青砚去机场的路上,柳词问道:“方青砚,明年回来是什么时候呀?”


“明年六七月份了吧。”


“这么久的呀。”


“但是如果有人想见我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在今年圣诞假时候回来一下。”

 



-完-

 

 

那天在剩下两个人的yy里。

花舞剑:“我没聋吧?我是不是听到了方青砚的声音,从柳词麦里?”

清儒:“我觉得没聋,我也听到了。”

花舞剑,清儒:???



 

加拿大的早晨,中国的晚上。

“排啊方青砚。”

“等会——”

[笔已墨烬]:[笔已墨烬]对[风九卿]说:“你要和我抱抱么”




-

把盆栽直播时候自己说不吃零食,会做菜,剑神直播时候说自己吃零食什么的梗写进去了,这两人真的可爱,觉得两个人如果见面了一起去网吧连坐也会很棒qwq做梦使人快乐

盆栽为什么要在加拿大时候才跟剑神的道长抱抱呢,坐在旁边时候肯定不好意思抱啊!(。)

评论(34)
热度(136)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