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词青]gas and flower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a

方青砚刚把两份培根三明治做好的时候,身后便传来室友的声音:“你又起来打游戏?” 

 

“赶紧吃了上课去吧你。”虽然在很早的时间起了床,但是方青砚心情不错,把顺手给室友做的三明治留在了桌上的瓷盘里,自己捏起另一个,一边咬一边走出了厨房往自己的房间走。


室友吃着三明治,其实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人自从放假回来后上闹钟起床打游戏已经成了常态,经常早床得还很高兴,仿佛在搞异国恋。

 

其实方青砚今天不是起来打游戏的,是起来看别人打游戏的。

 

走回房间里关了门,坐回床上拿起躺床上的手机,方青砚一手捏着咬了几嘴的三明治一手打开了熊猫的app,右滑到自己订阅的主播页面,点了第一个进去。页面刚加载出来,便听到一句pure gas,望着一条条刷过去的弹幕,笑得方青砚差点没被三明治噎了喉咙。

 

“嗯,可以,柳溜六呀这个英语。”方青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进了微信,跟置顶在自己聊天列表的人发了一句语音。

 

——pure gas

 

——[蝴蝶结狗头.jpg] 

 

完了又回到直播页面,乐滋滋地等着人回自己微信。

 

满屏的弹幕在讲别人的名字翻译成英语是什么,花老师是happy new year,清儒是tyre,冰心是ice heart……柳词收到了方青砚的消息,乐了一下。

 

果然没过一会直播里的主播便没了声,方青砚自己手机震了一下,收到了一条语音。

 

——flower,起这么早来看爸爸直播?

 

——[蝴蝶结狗头.jpg]

 

柳词对方青砚的称呼,让方青砚又笑起来,差点又被噎着。


b.


主播忽然没声了可能是在跟别人说话。



c.

柳剑神开直播是真的忙,一边在重置版直播散排上段试图成为十段气纯,一边还得看弹幕助手里的弹幕回上两句,时不时还得看看微信和yy,方青砚有没有发消息过来——比如现在。

 

竞技场还没结束,海棠便来自己直播间里东一言西一句地捣乱,柳词看着这些话,内心毫无波动,直到看着弹幕里海棠发了一句“勾勒长词,丹青里有你”,才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海棠就是故意来逗他的。

 

手机一震,肯定又是方青砚。

 

——他在说些什么呀,禁言禁言,把海棠禁了。


方青砚才不承认这天让柳词禁言海棠不是因为这句‘勾勒长词,丹青里有你’,而是因为那句‘博主播一笑’。


我允许你博了吗!?


正好弹幕上海棠还在叨叨,柳词顺势,把海棠禁了个言。

 

——可以,pure gas

 

——[丘比龙大笑.jpg]

 

柳词和方青砚已经和好了这件事,海棠是无意中知道的。某天想约柳词打个毒歌歌,yy发了消息半天没人回,便跳进了柳词yy看看人在不在,柳词人不仅在,还在跟另一个人说说笑笑的,听着跟平时是有些不大一样的。

 

熊猫杯时候跟方青砚对练过,海棠是知道方青砚的声音的,当初他俩闹的满城风雨的事情,海棠也有所耳闻,现在俩人在yy里说说笑笑的,海棠有点惊讶——气氛不太对,有点给。

 


d.

方青砚喜欢在柳词直播时候给他发消息,跟弹幕似的,可又只有柳词一个人看到。 

 

那天直播间在讲年龄,弹幕很多十八九岁的人,柳词看到这个年龄脑海中当然第一个浮现出方青砚,一边回想着当初俩人初识一边说道“你们看到98年的玩游戏不要惊讶好吧,因为那时候我差不多也在玩游戏了。”

 

话才刚说完,便收到了方青砚的消息。

 

——你见到我时候难道不惊讶一下怎么有玩的这么好的花间吗?

 

柳词见到了,出了竞技场排队的时候便回了一句,没见过你这么傻逼的儿子。

 

其实心里在说,玩的好的花间见过,这么可爱的没见过。

 

方青砚喜欢发,柳词也喜欢看方青砚的直播,给他发'弹幕'。

 

方青砚那天跟柳词说,雨琦约他打气花,柳词说打呗,又不是不让你打。答应了人家就得去,只是他方青砚和雨琦的气花打得不太默契,体服伤害又不太够,杀不死人,打一把时间打得有些长。

 

——菜呀方青砚

 

方青砚见着柳词发过来的话,闭了yy的麦给柳词发语音,你他妈怎么不跟我打!语气炸得毛都竖起来了还带着点委屈,柳词赶紧顺毛说自己去借号,正式服体服哪个要打随他挑,才把人哄下来。

 

雨琦觉得刚刚宛若散排:“刚刚喊你转奶妈你都没反应啊方青砚,还不说话。”

 

方青砚重新开了麦:“不是,我刚刚yy掉了没听到。”

 

真的,是加拿大网不好,yy老爱掉。

 


e.


说掉yy其实有可能在做别的事情。

 


f.


正式服有了一队新的气花,队名'盖斯安德抚劳儿’。

 

 

-完-




纯属我自己直播看多了开的偷偷和好的脑洞,梦还是要做一下的。


评论(25)
热度(128)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