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瓷

[词青]秘密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


01

各个服的战场巡回了一圈,柳词还在念着接下来该干些什么,便被跳进yy的清儒拉去玩了绝地求生。因为确实也没什么兴趣,所以柳词玩这个游戏的时间不多,水平也自然也在下游,只有别人拉着自己玩,才会点开游戏玩上两把。

 

虽然没什么兴趣,但是总知道98k,八倍镜之物,跳了伞下去,柳词一边念跟着清儒急匆匆地在地上寻找着装备,一边念叨着:“我跟你说,我肯定能找到——”

 

98k八倍镜一个没找着,话倒是被yy进入提示音后的带着新疆味的少年音给打断了:“清儒,吃鸡否!”

 

柳词的屋子里开足了暖气,烘得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听到来人声音时身子却还是打了个颤栗,在短暂地沉默中点开yy望了一眼,频道里依旧只有两个人,柳词也没顾上还在开着直播,鼠标的光标在他和清儒两个人的名字上划来划去。

 

清儒开了口:“你……你他妈再不捡要被人打死了!”

 

刚刚似乎没有人闯进来过。

 

 

02

方青砚在回国后在慢慢走回到这个圈子中,柳词原本是没有心去打听关于他的事情,可这个圈子就这么小,柳词总是无意中知晓了不少关于方青砚的事情,竞技场那几块不太大的地图里也遇到过无数次,后来,还看了方青砚的比赛。

 

雾里看花没有发生任何事。

 

两个人都在一个圈子里,他的消息都以各种方式无意传到了自己的耳朵中,竞技场也成为了对面的红名,柳词知道那花间是他,自己不提,队友自然也不提;柳词从某些私信中知道了方青砚看了自己的大师赛,在方青砚比赛的时候便想起了这件事,心不在焉的吃着鸡,把音量调到仅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点开了熊猫杯的直播,望着躺在地上灰名的霸刀在心里感叹着还是个和以前一样很凶的食人花——除了他们两个人和最初的样子已经不大一样了。

 

分开以后的日子里,柳词删光了关于方青砚的东西,周围的人也默契地不再说起这个人,当事人更是远走到大洋的另一边,无从回忆,也没必要提起,所以柳词是不大去想起关于方青砚的事情的。只是后来第一次在遇到‘笔已墨烬’这个id后的晚上,柳词躺在床上,有些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方青砚。

 

俩人明明不是年龄相近的人,却依然能在聊个半宿,方青砚躲在被子里跟柳词聊天,柳词赶他去睡觉,却还是忍不住跟方青砚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话来,只得第二天自己起床来打电话叫还要上课的方青砚,顺便发一条梦到方青砚而笑醒的微博。

 

自己为什么要跟他打气花,因为他可爱啊。少年笑着喊自己:“欸~柳词!”,打55带着点得意说自己没有南风还有无敌呀,打竞技场上分的时候意气风发的模样,双手离开键盘去鼓掌,柳词通通都记得,才发觉删掉那些东西是没有用的。

 

过去的记忆回忆起有些生疼,回忆起那句“你是我男朋友吗”,柳词自己也不知晓当时到底是出于玩笑还是被笑声掩饰住了的真心。

 

方青砚的十七岁到十八岁,柳词的二十三岁到二十四岁,在各个方面都被对方尽数占尽,而后却又全部抽离开来。少年还在的时候太过于轰轰烈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伴随着复杂的情愫存于心上,以至于走了这么久也未曾平息下来。

 

但是到底还是不一样了,都过去了。

 

 

03

柳词和方青砚脚底下都有一个跟吞日月一样圆的圈,共同的地方已经交叠在了一起,俩人却都无法跨进去,各自站在重叠部分的两边。

 

成年人要划清界限。

 

本想着大师赛有什么好看的,却因为挂念在心睡不着觉而起来开了电脑,在加拿大的前半夜点开了大师赛的直播,看不了气明上场比坐在椅子上的当事人还着急。


看完了柳词的比赛,方青砚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的一句“给我柳词歌妤一个上场的机会”,是自己的吗?不是了;这次柳词也是八强,队友是自己吗?不是了。这天晚上的后半夜,方青砚还是没睡着,第二天只得顶着让室友都惊奇的黑眼圈去上课。

 

本想着这个的直播有什么好看的啊,却还是忍不住点进柳词的直播间,一看就是几小时,剑气花,毒歌歌,气歌歌……方青砚看着柳词的身边来来回着不同职业的队友,却再无花间,一边私心想还没人能再跟他像我一样打气花,一边拿现在柳词身边的队友跟自己暗暗比较一番,过程中还不忘学学柳词的口音。

 

本想着不去在意,却不住地被关于柳词的事物吸引过去,尽管嘴上道得云淡风轻,内心却波澜阵阵起。连一个明明里面没有柳词,只是带着‘柳词鸽鱼’四字的队名都变得有吸引力,忍不住多看上两眼;连现在玩得宛若一手的气纯,对方青砚而言也是带着柳词的吸引力。

 

本想着这人已经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却还是会在竞技场里遇到柳词的时候有些愉悦和兴奋,特别自己上气纯打死了柳词的气纯的时候。方青砚记得柳词说自己“就玩花间吧,别玩别的职业了”,他想跟柳词说,你看,现在我用气纯也能打死你的气纯了,生太极跟你当初插的还是一个地方。

 

本想着尽量不和跟柳词有关系的人接触,发展却没在他的掌控之中,在他慢慢走回这个圈子的时候,从熊猫杯时跟花舞剑对练,到两个人都帮清衣打了在网通的那一组排名号,再到后来因为吃鸡而跟清儒关系越发近,他发现自己跟柳词的圈子已经越来越重合了。

 

但是方青砚不跨进去,因为心里有数,所以跨不出了。山高水长,方青砚看到,俩人都在往前走,他想,那些关于柳词的念想以及没有说出口的话,自己留着就好了。

 

 

04

 

虽然跟清儒因为吃鸡而建立起的友情,却因为顾忌着柳词,方青砚平时进清儒的yy都会谨慎些,只是没想到今天国内时间这么晚了柳词还在,进yy也没看里面有谁还在便开了口。

 

他自己刚说完便瞧见了yy里的柳词,还未等气氛变得不对便下意识地直接点了频道的右上角。退出了频道后有些愣地望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过了几秒才重新移动起鼠标,点开yy列表在清儒的yy上滑动着,而后点开了熊猫直播的页面。

 

柳词的直播间里被竹子刷了屏,方青砚猜得出大概是因为刚刚自己的出现,有人在弹幕提到了自己。

 

 

05

 

既然已分开两边,这爱不如忘了吧。

 

 

 

-完-

 

这句歌词太扎了,‘既然已分开两边,这爱不如忘了吧’,听出一种过去就算爱过,分开了也就没必要承认,既然都过去了还是忘了吧的感觉。


评论(11)
热度(68)
©远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