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词青]半梦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



麻。

柳词是被手臂上的触觉给弄醒的,眨了眨眼睛歪过头去看睡在身边的人,秉持着哪舒服往哪钻的原则,整个人都往自己身上靠,顶着有点乱的黑色毛发的脑袋压在自己手臂上。这人昨天晚上跟人玩吃鸡玩的太开心,柳词赶了两次也没能把他成功赶进卧室,想着二十五岁的老年人熬不动这群年轻人好吧,自己便先进卧室睡了觉。

 

不管有没有同一时间躺床上睡觉,起床的姿势都是差不多的。

 

知道方青砚昨晚玩得肯定很晚才上床睡觉,柳词醒了便也没叫醒他,另一只手轻轻地抬起方青砚的脑袋放在了枕头上,自己轻轻起身拉开被子起了床。柳词一边站在床边甩了甩被人压了一晚上麻得不行的手臂,一边看着还在睡梦里的人,平时闹腾的不行这会儿闭着个眼睛安安分分的,让柳词有一种想过去掐一掐方青砚的脸颊的冲动,却又怕把人弄醒了,便没有付诸行动。

 

两个人在周末都赖床,柳词起的也不算早,眼看点快到中午了,可这会做饭的人还没起,自己又不可能一个人出去吃,便叫了两份外卖,等着方青砚起床可以吃。其实一开始,方青砚还没放假回国的时候,柳词听到方青砚说自己会做饭的时候还是非常震惊的,四个字,无法想象。

 

“我做饭很好吃的,谢谢。”

 

原本以为是方青砚在吹自己的厨艺,没想到后来真的吃到嘴里的时候,柳词觉得,这句话还真不是在吹,味道确实不错——其实除了方青砚的厨艺,更让柳词想不到的是方青砚回国还没在成都待几天,跟自己说要出去玩几天,没过几小时便提溜着一个小行李箱就往自己家门口一站,敲门敲的理直气壮。

 

柳词当时还在打竞技场,跟队友说了一句“可能快递吧,我去开个门”以后便久久不见回来,队友在yy呼唤了无数句以后猜想柳词是不是被入室抢劫了,甚至想报个警。

 

“方青砚你怎么跟你爸妈说的呀?”柳词把方青砚的行李箱拎了进来,到冰箱里拿出的果汁递给坐在沙发上喊着“好他妈累啊”的少年,坐在了他边上。

 

方青砚咕噜咽下一口果汁,扫了一眼客厅:“我说我出来旅游啊!”

 

“所以旅到我家来了吗?”

 

“我来找你还不行吗?”

 

“你吓着我了好吧。”

 

“你说啥?!”

 

柳词生怕坐在自己面前的小男朋友炸毛,便连忙改口道:“惊喜惊喜。”

 

后来柳词才觉得,逗真人,更有意思。

 

 


 

方青砚睡到自然醒,美滋滋地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出了卧室的房门去找柳词,人还没见着便听到柳词一声:“快!过来奶妈一刀!”方青砚站在书房门口,垫着个脚尖准备偷偷溜进去吓一下柳词,人刚走了两步还没走到柳词背后,柳词便转过头来:“睡到中午睡饱了没?”

 

没意思。

 

方青砚一边走到柳词边上看他玩气纯,一边说:“我昨晚好像玩到三点多……”

 

“方青砚你怕是要成仙了。”

 

方青砚望着电脑屏幕上的白马尾道长:“欸柳词你怎么这么菜啊,让我来。”

 

“哈?别搞我呀。”

 

“我,气纯很强,谢谢。”

 

“这样的吗?”柳词笑出声来,一边笑一边坐着椅子往后退了一点,抬起头用下巴点了一下电脑的方向:“你玩。”

 

“哇柳词你让我站着玩的咯?”盆栽不满。

 

柳词坐椅子上也没站起来:“没说不让你坐呀。”

 

潜台词,坐腿上。

 

原本方青砚并不打算屈服,不玩了,却又被柳词一句“没爸爸玩得好不敢玩呀?”给激地心一横腿一跨就坐柳词腿上了。柳词一边想着小孩子还是受不住激将法呀一边把一只耳机塞进方青砚的耳朵里,另一只耳机,戴在自己耳朵上。

 

方青砚不喜欢吃零食,但是柳词喜欢吃。那次打游戏,刚把对面奶妈杀死被柳词喂了一颗梅子在嘴里,方青砚就觉得盐津半李其实还是挺好吃的。

 

队友在yy里喊:“快进啊。”方青砚有点气地抓过桌上的零嘴,往嘴里喂了颗盐津半李,进了竞技场,柳词便开麦道:“进了进了。”

 

事实证明方剑神还是很有灵性的,柳词瘫在椅子里跟队友交流,坐在柳词腿上的方青砚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一顿操作,柳剑神和方剑神的无缝对接,队友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望着电脑屏幕上跳出的连胜,方青砚关了麦撇过脸来,笑得有些得意:“看吧。”

 

“可以啊他们都没发现不是我在玩,方青砚,自己老实说看了我多少直播。”

 

“那是因为我有灵性,谢谢。”

 

方青砚没有承认可他确实在加拿大的很多个日子,点开柳词直播从开头看到结束,自己玩的气纯也多多少少染上了柳词的气纯的味道,有时候看着屏幕上的道长思绪却越飘越远,想到了以前,自己的生太极也便插在当初柳词插太极的地方了。

 

两个人相识于一纸江湖,互相从冰冷的屏幕走出进入了对方的生活,柳词望着少年的脑袋,想着他要是不用回加拿大就好了,真人还是比电脑屏幕里的小人可爱多了。互相错过的时间里对方的名字都犹如一把锉刀,一下一下的铭刻在心尖上,还好如今所有发疼的惦记与念想都被对方一一抚平来。

 

柳词凑上前去在方青砚脸颊上吻了一下,方青砚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烧,手一抖一个八卦八错了人,耳机里传来花舞剑的声音:“菜呀。”

 

所幸一个八卦的失误并不能限制方剑神的操作,屏幕上出现了连胜的字体,柳词对麦说一句话便把麦关了:“等会我去拿个快递。”

 

“你又拿快递??”

 

“看到没我刚刚——”

 

柳词的手指捏住方青砚的下巴,掰过他的脸,从脸颊到嘴唇一点点吻过去,吻是热的,一呼一吸,方青砚此时觉得他连柳词的唇纹都能感受的清晰,柔软的唇舌之间满满都是对方的气息。

 

过去错失的时间都化成了泡沫,沉沦于对方只剩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漩涡里有你也有我。

 

“鸽鱼怎么还不回来啊?”

 

“回来了回来了,排吧。”开了麦方青砚便不说话,柳词把今天早上的想法付出行动,接吻完了捏了一把方青砚的脸。方青砚关了麦,手肘往身后的人身上捅了一下:“你别捣乱啊,输了掉分是掉你的分,好吧。”

 

“我怎么啦?我亲一下我男朋友都不行的吗?”柳词笑了一下,想起了当初还需要自己在场外指导的方青砚的气纯:“我方剑神,拿头输?”

 

柳剑神教出来的方剑神,还是强呀。

 

 


 

 

给柳词的队伍涨了分涨了分,柳词坐椅子上看着方青砚的操作,刚想夸一句,方青砚便关了麦扭过头来:“好饿啊。”柳词才想起这人起床来什么都还没吃,本来要让他吃饭却因为打竞技场给忘了,外面桌上的外卖怕是早就凉透了。

 

柳词开了麦,对队友说下午有事要出去一趟,不打了,退了游戏下了yy,方青砚从柳词腿上跳下来:“家里有什么菜吗?”

 

“哈?不出去吃吗?”

 

“哇你这人都不看天气预报的吗,你再看看窗子外面,麻烦学学我。”

 

乌云密布,天色浓重得下一秒就要瓢泼大雨。

 

方青砚自言自语说:“前两天我两去超市买的菜应该还有一点。”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心里想着其实这个气纯的腿坐着还是挺好坐的。

 

柳词在刚认识方青砚的时候怎么会知道后来要发生这么些事情,少年从屏幕里走了出来,露着锋芒一路往自己的心里去,在某一年分离又在后一年在一起。方青砚也未想过自己想要抱的气纯大腿后来会变成自己的男朋友,让自己回国后拎个行李箱就往宁波跑,他在这个圈子里遇到了很多人,但是从一开始起,柳词就是不一样的。

 

他们的距离从相近到分离,再到现在零公分的相靠,有些东西就是注定好了的命运,一切都是必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柳词你尝尝那个,盐够吗?”

 

柳词挑了一筷子:“这还不够吗这么咸,你们现在小孩吃盐这么重的吗?”

 

“你闭嘴吧,给你做就不错了,就你话多。”

 

屋子外面因为下雨而变得阴暗而沉闷,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屋子里开着暖色的灯,两个人坐在灯下一起吃饭,柔柔的光打在对方脸上。柳词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两人相拥而眠,起床一起打打游戏,有时间两个人一起弄吃的,可惜方青砚还得回加拿大念书。


他还有很多事情想和方青砚做,还有很多地方想和方青砚一起去——不管白昼黑夜,无论何事,只有是和这个人,做的事情才有意义。

 

最酸涩的不过爱却别离,他们当初充满了蝉鸣和笑语的夏天已经回不去了,庆幸的是以前互相缺席的那些日子以后都不再会有了,他们将有更多涓涓长流的光阴。





 

“我想象不出你做饭的样子。”东浅一边捡着M16一边问。

 

方青砚想起自己做过的菜,除了柳词说咸了点还是很好的:“说实话,我做饭,还可以。”

“你带妹子回去吃过吗?”

 

妹子?没带过。

 

“没有。”方青砚嚼着从中超买的盐津半李。

 

“那你做饭有屁用啊!”

 

方青砚顾不得捡地上的急救包,切到直播界面闭了直播的麦:“妹子没带过,去男朋友家做过好吧。”

 

 

-完-


最后的对话除了最后一句是盆栽直播间听到的√

答应我不要管他们两的体重。

评论(26)
热度(131)
  1. 青墨眉黛如远山 转载了此文字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