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词青]玫瑰塔

昨天份的糖以及梦。



01.

今天要暖暖环游,还有节目。


直播间的人被柳词说的一头雾水。一个周播主播一周开了第二次直播,可是开了也就自己在重制版单排,也不说和谁有约,只是一个劲的重复今天有节目,今天还要暖暖环游。


周播主播一周开两次,加上柳词的语气比起平时欢快的很,实在是不难看出今天柳剑神的心情很好,弹幕不免发出疑问,这个主播问题很大,是不是在网恋。


柳词心情好,看到这样的问题也没回答,只是一边把草莓扔进嘴里一边说:“啧,昨天去买了个箱子,舒服的一批。”


弹幕问,是去华山用的吗。


柳词还是没回答这个问题,心里道,国内旅游,就爬个华山,买什么行李箱啊,去国外好吧。弹幕上还有人问主播在吃什么,柳词一边吃一边把生太极下在了天山碎冰谷的桥下:“strawberyy。”


弹幕说这个主播的英语标准,关注了。一边和弹幕聊天草莓,一边在散排,柳词心不在焉地想怎么自己yy也不响,微信也不响。


方青砚自从沉迷吃鸡以后睡觉时间越来越晚了,一点变两点,两点变四点,说也说不听,柳词人在中国,手还是伸不到大洋的另一端,只能叹气说年轻真好呀。


好在方青砚昨晚还惦记着要早起和柳词打竞技场,玩到两点就关了电脑去睡觉。不过两点对于柳词这个老年人来说也是很晚了,怕是现在还起不来——由于心系男朋友,某知名气纯一个没注意,被冰心一个剑破推爆了,羽毛球小萝莉躺在地上,游戏体验不太好。


今天晚上真是日了蛇皮了,冰心永远都是对面的,散排散的心态有点崩,弹幕全都是“今天被皮卡丘给电了”“ice mother还是厉害呀”。看到皮卡丘,柳词望了一眼自己的台标,想说方青砚怎么还不起床呀。


体服冰心的生存和输出不错,方青砚上了个冰心号玩的开心,花间号都没怎么上了,连气花也不怎么想打,拉着柳词打气冰,说自己冰心简直是一手,谁来电谁,爆谁谁死,他玩的开心柳词也就随他去,陪他打,毕竟早起还得顶着上百延迟打个竞技场确实挺不容易。


他两刚开始打气冰时候,柳词发现方青砚不管玩什么职业头都很铁,直接往上冲,一边电别人一边:“我电这个!”“你他妈的给我秀!造化钟神秀是吧!”每每电死人赢了对面,就一副得意地样子跟柳词说:“欸~怎么样,我的冰心,还是可以呀。”说完操作着成女冰心号在羽毛球小萝莉的周围蹦来蹦去。


柳词说:“我觉得——有个表情包很合适你,好吧。”说完就把自己直播时候总是当台标的皮卡丘发给了方青砚,方青砚笑得直拍手:“哇!智障柳词歌妤!”


柳词觉得方青砚最近除了和皮卡丘都喜欢电人一样,还有个共同点就是虽然有时候不听话会电一下人,大多数时候顺顺毛,乖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以至于某天下班,路过一家玩偶店,见着门口摆着几只皮卡丘,也就下车去买了一只小准备放在车里——当时还拍了两张照片微信上给方青砚发了过去。方青砚那会准备去上课,刚吃完早餐洗了盘子就看到柳词给他发的照片,便给他回了一条语音:“柳词你是小学生吗还买这个的咯?”


“怎么样,像不像你?看见皮卡丘,就跟看见你差不多好吧。”


“像个毛啊,我比它好看,谢谢。”


“行吧,本来放车上的,那我不放了。”


“不行!那你放着!”


柳词笑着摇头说这逼还是好玩,一边把皮卡丘放在车的后座上面一边说自己要开车回去了,让方青砚好好去上课。


方青砚一边走一边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地看那两张皮卡丘的照片,在差点撞到电线杆之前被室友一把扯住:“嗨嗨,醒一醒。”




02.
乐山大佛窟,对面又是冰心。


柳词吃着草莓叹了口气:“天天欺负皮卡丘,他派人来电我了好吧。”还有三十秒竞技场开始,柳词的yy便响起来。


——真的好困啊柳词[丘比龙蹲地.jpg]


——让你晚上玩这么晚


——我把我闹钟给按了,我要再睡会[丘比龙摇呼啦圈.jpg]


——这就把我鸽了吗


笑了两声把对话框关掉了,竞技场还是要好好打。竞技场里柳剑神一顿操作,心还系着响着的yy提示音,这个儿子说要还想再睡会,却还一直给自己发消息,打个蛇皮的游戏,只想速战速决,赢了便又拉出对话框来噼里啪啦地和方青砚打字。


自从两个人的关系重新建立起更深一层次的时候,方青砚又喜欢和以前一样跟自柳词聊天发丘比龙的表情包,自己更是一直都在用。你一言我一句,方青砚总是在室友睡觉自己不能说话后退掉yy,在微信或者yy消息上和柳词用丘比龙的表情包聊天,打开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全都是这个黄色的小胖龙,和方青砚17岁时候和自己的聊天记录一样。


时间啊,它带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一些东西。


当初这个系列的表情包是自己带着方青砚用的,后来,两个人还一起用过带着各色蝴蝶结的狗,粉丝一直说蝴蝶结狗才是柳词的本体,柳词觉得,那丘比龙,就是方青砚了。


他没有问过方青砚,但是至少自己,在分开就像互不相识的日子里,他没有那么频繁的用这个系列的表情包了。存着的,他一个都没删,删不下去手也觉得删表情包这个行为真的很多余,可每次看到丘比龙又觉得这个摇头晃脑的黄色小龙的形象实在很像方青砚,从方青砚喜欢和自己一起用这个系列表情包的时候,他就这么觉得。


这个小孩和这个丘比龙一样可爱呀。


丘比龙也是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载体,存在于当初白天与夜晚的聊天记录里,承载着他两相处过的光阴。


十七岁,十八岁时候的方青砚和二十三岁,二十四岁时候的柳词歌妤在各个竞技场里的气花,电信的33排名,yy里的陪着写的作业,窝在被窝里的聊天,大师赛的三秒绝杀和18岁时候有些走调的生日歌,都是一砖一瓦,给丘比龙搭了一座塔——丘比龙在塔里,只是后来塔倒了。


今天的节目就是和方青砚的气冰或者气花,可是节目主演现在还赖床上不起来,在被窝里和柳词发着消息。柳词一边退出重制版说着“这游戏玩不下去了,溜了溜了”一边先开始自己的预热项目。


一个老年气纯对一个换装游戏自然没什么兴趣,只知道暖暖环游世界是个换装游戏,还以为里面换装的衣服都是用买的,便把暖暖环游世界和买东西划了个等号。


从一开始就在说这件事情,柳词看到满屏的“???”也不作回答,这会便说着“你们有没有买过小玩偶啊?”一边点开了天猫,而后又,搜了半天才搜出丘比龙的玩偶,还在一边浏览着丘比龙的玩偶,yy的提示音便响了起来。


——哇柳词你在搞什么啊


——丘比龙好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灵性领悟到其中的意思[丘比龙转风车.jpg]


滑动着鼠标移下来,从表情包上那个晃着脑袋的丘比龙联想到现在还躲在被子里不肯起床的方青砚,觉得现在屏幕上那些丘比龙的玩偶实在是不好看,一边“啧啧”道一边说:“这简直侮辱了我的丘比龙啊。”


我的丘比龙,比这个好看多了啊。


——怎么就你的丘比龙了啊?我的!


——怎么就你的了呀


——不管,我的


——行行行,你的。我的丘比龙和你的丘比龙,不一样好吧


——你在说些什么东西啊


——听不懂算了,快起床呀,节目要开演了主演不来很尴尬的呀


弹幕:这个主播噼里啪啦的打字还笑,像网恋,举报了。



03.

幸好他们在冥冥之中重逢,能够在各自的十九岁和二十五岁之际再次搭建起一座塔,并且还可以在周围种满玫瑰花。



04.

见这人一时半会还是起不来,柳词一边关闭了网页一边打开了正式版,上去散排一下等他的丘比龙起床。


风九卿的好友列表里出现了笔已墨烬,就跟当初柳词歌妤的好友列表里有方卿砚一样。那天方青砚加了自己的好友,甩了一个组队过来,在yy里说:“柳词你别乱跑。”小花萝挥洒着笔墨大轻功飞到自己面前,拿着墨颠蹦蹦跳跳地围绕着画面上的溯雪道长,刷了一个清新:“我的萝莉可爱吧。”


柳词恍惚地想起两个人的号上一次站在一起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花哥和道长在老长安的上空飞来飞去,以为对方去排了队,最后两个人都停在了老长安的屋顶,花哥骑上了马,柳词的耳机里传来方青砚的声音:“你飞上来干什么!排队呀!”


那时候方青砚的声音比现在还软些,但从前和现在都听得出声音里满满的意气风发。


柳词问方青砚,怎么玩了一个萝莉号,一边说一边把镜头拉近来,端详着画面上穿着短夜长和中国结头的萝莉。方青砚说:“因为萝莉不容易被抓后跳啊。”


“那号为什么要建在双梦呀?”


柳词自然知道答案,只是想逗逗这朵食人花,果然耳机里传来:“柳词你他妈连这种傻逼的问题都要问的吗??”


想起自己的好友列表里又有了方青砚,柳词拉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笔已墨烬肯定是不会在线了,号主现在还不肯起床呢。


窝在被窝里的方青砚望着柳词拉开了好友列表的举动,把柳词的内心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想起来前两天吃鸡的时候还说起过区服的事情。


东浅问方青砚:“方青砚,你啥时候转服来唯满侠啊?”


“你在说些什么啊,为什么转去唯满侠?”


“你的兄弟们都在唯满侠啊。”


方青砚想了想列表里单独分组的风九卿:“可是我男朋友在双梦啊。”


走在方青砚身后的东浅用M16瞄准了方青砚的后脑勺:“你他妈这么重色轻友的吗?!”


方青砚理直气壮:“是呀,你第一天认识我吗?”


东浅啧啧地摇头:“男朋友重要。”


包菜啧啧地摇头:“男朋友重要。”


小阿宁啧啧地摇头:“”男朋友重要。”


方青砚想,那肯定啊,男朋友重要。



05.

男朋友重要,方青砚觉得自己该起床了,再不起来上号这个风九卿怕是要去招募打组排了,却在起床穿衣服的时候手机一响,收到了合作作业需要出门的消息——


柳词觉得自己真的是日了蛇皮了,自己前面预热了半天,准备好的节目就这么没了,微信里的语音传来方青砚的哀嚎:“我——也——不——想——啊——”


没法没法,学生就是得做作业,柳词发语音过去:“方鸽砚呀。”


鸽了柳词的方青砚于心不安,便找了花老师去和柳词打一下,柳词和花舞剑俩人招募了两波,想起自己那个因为作业鸽了自己的男大学生男朋友,便拿出了迷茫男大学生的剧本。



06.

“方青砚,就这么把我鸽了,没有什么表示吗?”


“圣诞节你可能要有个从加拿大飞到宁波的包裹,麻烦你,注意查收一下好吧。”


不管是皮卡丘还是丘比龙,都还是可爱啊。柳词看着车后座上的皮卡丘,想,这就缺一个丘比龙了呀。


-完-

昨天柳词直播时候的各种梗,做梦还是我会做。裹紧我的小被子。

评论(29)
热度(158)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