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词青]听说就当做无事发生

*圈地自萌 都是做梦


加拿大的寒冬已经开始一点点被即将到来的春天赶走了,飘飘扬扬的雪从鹅毛大大大大雪变成了鹅毛大雪,再变成毛毛小雪,最后被春光一点点融化开来,融进泥土里。加拿大的冬天很长,对于方青砚来说,出门终于不用裹得那么厚,可以少穿两件衣裳了,刮过的风也没那么的凛冽,把脸割的生疼。

万物渐渐的开始复苏起来,方青砚感觉自己的心境才跟着逐渐变暖的天气稍微苏醒了一些——虽然每个赛季都要给自己的号打排名,这赛季约了打气花,可他仍然觉得剑网三是真的没意思,绝地求生才好玩。

能玩绝对求生,就不玩剑网三。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要开始了,方青砚知道这个消息,还是颜子渊告诉他的,颜子渊说他可能没那么多时间陪他打气花冲排名了,因为要训练,方青砚想了想,回了一句,你可拉倒吧,打什么大师赛啊,有意思吗?

颜子渊问他,你不参加吗?

方青砚说,西山居给我包国的商务舱机票,我就打,颜子渊还没回话,方青砚又改口说,打什么打,没意思,不打,而且我今年不回国的。

 


方青砚一边想怎么今年大师赛时间提前了这么多,一边觉得大师赛也提不起自己对这个游戏的兴趣了,可脑子里还是跟放电影一样,把前两年大师赛期间的事情过了一遍。第一届大师赛,没有bp,只有三个人,靠最后的绝杀进了八强,两年前的事情他依然记得很清楚。之前有人问他“第一届大师赛你参加了吗”的时候,依然带着有点骄傲的语气说:“我是八强,谢谢。”

跟柳词打的八强。

谁都知道,也便没有人接方青砚的话,换了个话题。

第二届大师赛的时候他已经来了这个冬天历时之长的地方,他想打比赛,还是被二百上下浮动的延迟和队友等一系列问题给阻挡了。不打就不打吧,却在中国线下比赛时候在加拿大的夜晚感觉睡不太着,起来看了柳词的比赛,遗憾着输掉的几局,关掉了电脑,重新躺回了床上。他那时候才隐隐约约的发觉自己心里柳词仍然占着一席之位,就像当初自己yy里柳词拥有着其中的一个橙马一样。

然而他发觉了却是不太容易承认的,觉得没有什么是非谁不可的,后而手滑关注了也不肯顺水推舟,而是选择反手一个澄清。

 


方青砚原本确实是不打算参加第三届大师赛,却感觉确实有些无聊,几个一起玩绝地求生的人都去参赛了,整天训练见不到人影,而且加上万物复苏的春天快到了,方青砚觉得自己的心境也有些波动,便觉得要是能找到队友,就打。

还真机缘巧合的找到了一个内功队伍,自己能上气花,明花——方青砚觉得,除了花间以外,气纯和尚,也不是不能上。

参加了那肯定是想赢,只是方青砚自己也明白,比赛这件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运气也占了不小的成分在里面,能不能打进八强到线下确实是个未知数——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先把海选打完,也便未在直播提起过。

后来包菜他们的队和方青砚的队对练,几个人在同一个yy方便对排,包菜跟方青砚说,方少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方青砚还确实是想起一出是一出,少年人确实是容易心血来潮,因为某个点忽然对一件事情有了兴趣,等心血来潮的劲头下去了也已经冲动完了。比如因为之前的板子放在了国内,在加拿大又花了二千块买了一个新板子,买回来却没有画过几次,又或者前段时间买了架子鼓,打了没几次却又放着落了灰。

再比如在某次训练后把柳词的yy加了回来。

方青砚做了个梦,梦到跟柳词又打了气花,其实梦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跟一年多前一样寻常,梦里没有任何的隔阂,似乎什么事情都未发生,两个人打着打着斗两句嘴,抓点却依然精准狠。闹钟把方青砚从梦里敲醒的时候,方青砚睁着朝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真实了,连两个人在梦里是怎么击杀对方的方青砚醒来都记得。

起初方青砚觉得气花只是一个配置,其实和谁都能打,只不过是配合的好不好的问题,配合的好不好,那也是磨合的问题。后来又打了气花,体服时候的雨琦,这赛季和自己一起冲分的颜子渊,现在的队伍的队友,方青砚又觉得气花不是和谁都可以打的。

围着自己的梦中人绕了一圈似乎又回到了原地。

手机响了起来,自己的队友发消息说,起床了,起来训练了。

起床洗漱了一下,坐到电脑面前,开了电脑跳进了yy,自己的队友还在说今天跟谁对练,方青砚觉得自己还有点没睡醒,但是耳朵里飘进了的‘柳词’两个字还是听的很清楚的,方青砚问:“今天跟哪个队练?”

“赤麟他们队吧,等他们这把出来,这把他们还在跟神奇宝贝打,你现在上号吧。”

赤麟的队,也就是花舞剑的队。方青砚想起了熊猫杯的时候,自己也和花舞剑对练了,后来还听说花舞剑看了自己的比赛,方青砚那时候得知这个事的时候,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柳词会不会也看了自己的比赛。

 


心血来潮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气花打三毒打了几把,方青砚跟队友说,让他们换配置练一下,自己去吃个早饭。

队友说,你还没吃早饭吗,那你先去吃。

方青砚闭了麦,打开了查找的界面,输入了柳词了yy号,添加了好友,转而离开电脑桌,出门去厨房煎三文鱼。

方青砚觉得这个三文鱼熟的也太快了,煎好了吃完了才重新坐回电脑桌前,看到了成功添加好友的提示,方青砚看着那个提示框半天,觉得自己想不出什么想说的话,刚把提示框关掉,便见着yy消息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柳词:?

好问号。

把方少噎的说不出话。

Elvlis:。。

Elvlis:对练吗

方青砚隐隐约约的记得当初也是这么问柳词,打竞技场吗,没这个竞技场他也不会认识柳词后来发生这么多的事,兜兜转转又是回到最初的起点,有点像崭新开始,却又不可能是崭新的。

柳词回答的速度没他发那个问号那么干脆,过了一分钟还没动静,方青砚觉得甚是漫长,有点气还有点急,心血来潮的劲头过了,想了想yy两分钟之内还能撤回,正准备反手一个撤回,对方回了消息。

柳词:好。

 

方青砚觉得哪里不太对,yy加了回来,两个人的交流里只有约对练的内容,别的事情一概不提,他也不提,柳词也不提。可又似乎并没有哪里不对,他俩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太多其他的事情可以说。

两个队对练等排队的时候,方青砚的小花萝一个太阴到道姑边上,刷了个清新,又大轻功飞走,等她飞回来一看,道姑的头像下面有着清新的buff,但是还是站在原地没动。

大梦确实是大梦,在梦里站在自己身边的人现在正在往自己身上拍两仪,方青砚把一个个毒往对方身上挂上去。

方青砚觉得很烦,对练结束,一边翻着排名,一边听队友说话:“现在也太激烈了吧,感觉不打排名分分钟往下掉,打了也得往下掉,种子队也太难——”

“什么时候海选结束?”

“四月八号。”

方青砚看了看右下角的时间,想着离结束也不远了,便听到yy消息提示音响了起来。

柳词:方青砚

Elvlis:嗯?

柳词:明天练不练

Elvlis:嗯

和当时花舞剑对练时候一样,除了对练,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因为觉得成年人要划清界限。但是到了柳词这,其实方青砚还是有些话想跟柳词说,毕竟成年人除了要划清界限,也要有直面过去的勇气。只是看着对话框,方青砚打开记录,看了看那个问号,还是把要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关掉了对话框。

 

关掉和柳词的对话框,消息提示音又响。

落叶听松:你把柳词yy加回来了?

Elvlis:。。嗯

Elvlis:约对练的

落叶听松:没说别的?

Elvlis:没有

两个人的交流内容,确实只有对练。

方青砚能跨出第一步,却难再跨一步。他能在半夜起来看柳词的比赛,能把柳词的yy加回来,却因为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不太对劲而感觉烦躁,想起了自己的梦和一时心血来潮把柳词加回来的举动,更烦了,想,不提就不提了吧。

只是对练时候,气花打双气,在比赛服,方青砚比在正式服的时候更不想输给柳词。

 

“如果可以去线下,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看到这句话的第一眼,方青砚的直觉告诉他,这句话就是告诉自己的。

这一步,是柳词跨的。

冰要释前嫌的话,是有来有回。

方青砚订下了回国的机票,回国打之后的比赛,队友有点惊讶怎么海选刚结束的比赛就要回国打了,方青砚说,没有延迟不是能打的更好吗。


鹅毛大大大大大雪真的结束了,万物都开始朝新生的方向发展。

如果你和我可以去线下,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好。



-


应该还有个后续和柳词视角

评论(17)
热度(126)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