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松越]难得同路人

*我流小段子



我们的故事一直如此精彩,我对你的期望与爱慕也货真价实。

 -

孙越觉得这场策藏对于他和陈骁来说意义不同,像是一场证明。


从最开始到现在,两个人打过无数组策藏了,22也好33也好,在最弱的时期同版本的作对,到现在,也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天意不如人的是这是他跟陈骁的第一次组队。以前不是没有过组队的想法,却总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打乱了原本的计划。

孙越算不上心思特别细腻的人,却在圈子里陆陆续续的开始商量起第三届大师赛组队的时候想过,他打这次比赛,非得陈骁在吗?

两个人的感情总会因为亲密而一次次的上升到不同与从前的层面上,孙越不知道陈骁有没有发现,总之他是在很久之前便察觉了自己对于这位长枪在手,枪似游龙的将军,有些其他的不同——不管是哪一个方面,陈骁都是一位很好的同行之人。

陈骁的冲分队伍里永远都少不了他,孙越也懂永远会有他的位置,策藏会因为版本或强或弱,但是他跟陈骁不会因为什么而把策藏放下——他自认为对于陈骁来说同他其他的队友或者是朋友来说,是有些不同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也便想拿到更多。

说是喜欢,似乎有些禁锢住了他对陈骁的感情,一路上走过来的身份不仅是队友也有朋友也有知己,二字“喜欢”有些难以把这些身份而产生的复杂感情杂糅在一起,从而表现出来,要说不是喜欢,那也太有些自欺欺人。

绕不过这些弯弯,孙越却真真实实的明白陈骁在他心里被摆在一个其他人触及不到的位置,他从未问过陈骁是怎么想的,却有这个信心在陈骁心里自己也是同一个位置。

陈骁对于感情方面的问题有些迟钝却好在能反应得过来,他不太擅长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有自己的方式去表达,还好他觉得孙越懂。

无论如何,孙越很想站在陈骁的肩侧,在他长枪一挥的时候双剑同出,而不是他站在陈骁的对立面,或者是只能看着他和其他人在赛场上战斗,而自己只能看着除了加油什么都干不了,这两个位置他都呆过了,他不喜欢。

在确定下来和陈骁组队的时候,孙越才觉得这是正确的位置,在这场策藏过后,他便愈发觉得跟陈骁一起上赛场才是如意的事情,才是他所期盼的事情。

确实是非陈骁不可。

陈骁呢。孙越可以和他打别的配置,孙越的霸刀在第二届大师赛过后一直在进步,他们两个还可以策霸,甚至可以打孙越新练的策丐,配置不缺,但仍然还是觉得只有策藏有打得酣畅淋漓的爽快——他在剑三的世界里来来回回了这么些年,来去自如,觉得却难得有同路人,或者说,仅此一个。

孙越说他跟自己打策藏开始策藏便没有强过,陈骁当时反问了一句,哦?那还怪我吗?

确实只是玩笑话,孙越却静下来没有接话,陈骁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耳机里便传来孙越的声音,我只是想和你打。

我两不是一直在打吗。

你听不懂啊,我说比赛啊!一句话后面接着熟悉的笑声,陈骁也便笑起来,那,问题不大啊兄弟。

哦?问题不大吗,可以,那我期待一哈。

问题不大。陈骁想了一下,他们两个的策藏,包含了很多也带来了很多。

那么多年的策藏确实给他们两个都带来了磨灭不了的东西,在游戏里或是现实生活中,日日年年的相处让两个人都把自己真实的一面给展露给了对方,犹如两块铺满了细沙的海滩,对方犹如潮水,丝丝密密的涌进对方的生活中。对于孙越来说,他永远记得自己玩藏剑的初心,也一直喜欢策藏以及喜欢和自己打了一路策藏的人,对于陈骁来说,策藏这个配置不过“阿越是藏剑,我是天策,所以打”,但是这便够了,打策藏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孙越。

但是似乎就缺一场比赛,多年策藏中缺了一场并肩而行,战于赛场,凯旋而归的策藏。

在很多时候有人提起策藏,想起的便是阿越君和落叶听松,也有人会在后道可惜他俩没有打过比赛,在知道他俩组队的时候,很多人便期待着红色心法和黄色心法一起出现,在心法下方,是落叶听松和阿越君。

最期待的上策藏的,莫过于陈骁和孙越。

这一场对方的最后一个心法选了出来。


“那,策藏了啊,兄弟。”

“来啊。”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以后依然会一如既往,无论前路是布满荆棘有多坎坷,他们都有彼此为同路人。



评论(4)
热度(83)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