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李叶]塞北花


又是一年。

叶晖和几个弟弟们在天泽楼的外面搭了一个桌,让一家子人围着桌子吃年夜饭,赏月亮。小孩子们闹成一团,大人们挨个发压岁钱,拿了压岁钱又拿着烟火炮竹炸个噼啪响,大人们手捧酒杯谈笑风生不醉不归。

楼外楼难得这么热闹啊。

叶英喜欢清静,不过今日看他们这么高兴也就随着他们去了,总该有过年的气氛,不是么?

叶英在几个弟弟的蹿腾下也喝了几杯酒,他酒量不太好,喝完以后晕晕乎乎的望着天空,月亮似乎出现了重影——共赏同一个月,李承恩在干什么呢。

作为一个天策,过年了也要镇守边疆,何况是天策府的统领,更是要在边疆坐镇,绝不能在这时乱了手脚,所以李承恩虽是承诺过要和叶英一起过年,可这么多年来好像都没有实现过。他们相聚的时候,没有一次在这么阖家欢乐的日子里。

弟弟们早已成家,膝下有个一儿半女,总会有人操心自己的大哥的家室,可每当有人提起这事时,叶英总是摆摆手。他没有想过。

若是没有遇上李承恩,或许这辈子也就这样守着藏剑山庄过了吧。

想起那人,叶英感觉四周吹来的风都使人更舒坦了一些。不知他现在在做甚。

“对了,大哥。”叶晖像是突然想起点什么的样子:“前些日子刚到了一封信,是给你的,镖局的人把交给我了。庄里的事太多了,你看我这竟给忘了……”其实叶晖猜得到是谁给大哥写的信,毕竟大哥双目已眇,能写给他信的人也很少。

“无妨。”叶英摇摇头,“信呢?”

“这。”叶晖从内衫里拿出一封信,双手递给叶英。

叶英接过来,不知是不是错觉,竟闻到了些战火的味道。

撕开信封的封口,信滑落了出来,随之而出的,还有几朵干了的紫云英。叶英捡起一朵,细细的嗅着,安心了下来。

这是李承恩给他报的平安。

“二弟,上面写了什么?”

“安好,勿念,暮春归。”

暮春啊,那时候,是三月了吧。那也快了。

将军,新年到了。


-完-

大概有些莫名其妙的,今天就是新年了。

李承恩并不能与叶英共度,他是一名天策,国家在他的心尖上。

叶英也是他心尖上的人。

他不能同时的握住两样,但叶英懂他,就算他不在身边。对于叶英来说,李承恩是否能陪他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无论在哪李承恩都记挂着他,并且答应他能够平安的归来。

这是一个刚刚零点过了上了剑三然后去山庄看到了庄主仍然一个人坐在那里的有感而发的产物_(:з」∠)_

评论(4)
热度(44)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