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李叶]归去来兮


“将军,这次回来的可有些晚啊。”天泽楼前的小桌上放着一壶龙井,缕缕热气从壶口旋出来,叶英拿起茶壶将两个小巧的玲珑杯中斟满,声音悠长,让李承恩听着十分舒畅。

也不把自个儿当外人,拿起玲珑杯捧到嘴边,呼出几口气将茶水微微吹凉了些,便一饮而尽,接着把玩着杯子笑道:“李某失约,是李某的错,所以末将来领罪了。”

叶英把头朝向李承恩的方向抬了起来。叶英很少睁开眼睛,一是觉得没有必要,二是觉得自己这么闭着也习惯了,也懒得睁开了,可今天却睁开了眼睛。

还是只有一片黑暗,这是意料之中的画面。虽是目盲多年,但其实不管是罗浮仙或是自己的几个弟弟,或是小妹,都还在寻找着能让自己重获光明的方法,叶英自己倒是没有考虑太多,不过也不好让他们失望,便由着他们去了。

在李承恩到来之前,自己听闻了这次战役,天策府大半将士战死沙场,统领李承恩选择死守抵抗,虽是身受了不小的伤却真的赢下了这场战役……倒不是不相信李承恩,只是刀枪无眼,沙场无情,有时候死亡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每次他的离开都会在叶英心上戳下一个窟窿,等他归来,真真实实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叶英心里的窟窿才能被补上。

从胜利的喜讯传来到李承恩出现在藏剑山庄,中间还隔了一段时间,想必是不想让自己过于担心,把伤养的好了很多才过来——想到这里的时候,叶英突然很想看看他,便睁开了眼。

他确实什么也没有看到,都是黑漆漆的一片,睁开或是不睁也没有什么分别。

正当他欲闭上眼时,李承恩突然道:“阿英是想看看我的样子?”说罢便轻轻拉起了叶英的左手,握着他的手腕,让他的手指触碰到了自己的脸。

从额头开始,一点点的往下,到凛冽的双眉,到看过了无数生死的双眼,到高挺的鼻梁,再到吻过叶英的嘴唇。

“我在这。”

“一直都在。”

“答应了庄主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做到的。”

叶英知道他说的是每次离别时,李承恩的一句:“阿英,等我回来。”

叶英每次都是点点头,任由李承恩在自己的额头或是脸颊上留下一吻,在离别的地方一直站到李承恩随着马蹄声与飞舞的黄沙而远去。

战争真是个很无情的东西,当初随李承恩去天策府,亲耳听到过未从战场归来的将士妻子的哭喊与小孩的哭闹,在黄昏时候的天策府里总显得有些凄凉。可是天策府中的每一位将士,包括李承恩,他们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为了守住山河多娇,随时都做好了献出一身血肉的准备。

也正是如此,叶英也明白国家在李承恩心中的分量。要是李承恩有一天没有从战场回来,没有履行离去时的约定,他是有准备的。

还好,至少到现在,李承恩还完完整整的站在他面前。

真真实实的。

叶英收回了自己的手,言道:“六月正是海榴花开之际,将军可愿与叶某同去赏花。”

“赏你便够了。”李承恩笑道。

“没个正经。”

庄主可知,李某一见到你,枯木忽生,万花飞絮。

沙场无情,你我,亦有情。



FIN.


天策肩负着守护山河的责任,但心中始终会有一个人,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从沙场回来

李承恩心中有国有家,有沙场上的铁骨,也有对叶英的柔情,都是在心中不能放下的东西。叶英知道自己和国家在李承恩心中的位置,他也不是会去强求他必须选择其中哪一个那种。

我心中的李叶,就是统领能够把二者都兼顾好,庄主可以每次都见到他回来

真好。

评论(8)
热度(64)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