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策藏]记暮


虽然李朝君带领着天策将士们打赢了一场战役,但从战场上下来之时浑身都是血,活脱脱一个从人血里爬出来的人。战胜回来的将士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到了军医那。

那时候军医说李朝君将军几乎是没救了,饶是这样,李朝君还是在昏迷了三天后醒了过来。或是上天的眷顾,又或是,他不忍心把这条叶暮给他的命给丢了。

李朝君父母都乃天策将士,他生于天策,自然成为了一名为国效力的天策。可能是从小就在军营中生活的缘故罢,他对生死比同龄人看的都淡,这也正是他父母的用意。

李朝君父母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李朝君刚刚学会了一招新的招式,耍着长枪获得了一片喝彩。哪知一位天策将士快马加鞭地奔回了府中,脸上混杂着血和泥,还有风干了的泪,他报道,这次战役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

将士们除了对同门的悲痛以及对国家的担忧外,都有些担心当时年纪尚小的李朝君。哪知李朝君不哭不闹,除了那日什么也没有吃练了一天的枪以外,都很好。

从那日起,他练枪练的比他人更刻苦。

他知道,哭什么用也没有,除了让别人看到你的懦弱,别无所用。所以他更愿意用自己的实力去把这个仇报回来。

李朝君确实做到了,他被封为了将军,取下了无数贼子宵小的头颅,血洗长枪。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李朝君并不喜欢同军营中的其他人一起在闲暇时候娱乐一番,整个人看上去都冷冰冰的,用军营中军医的话说,总少了点人情味。

叶暮也这么说。

李朝君和叶暮的相遇让李朝君有些无奈,却也让叶暮这个人变成了他心头白月光。

照道理说,叶暮一个西湖边上无忧无虑成长的小少爷,跟李朝君是八竿子都打不到的距离。但叶暮这人,可能也是安逸太久了,也可能是对家国的担忧,他总想着去打败这个国家的敌人,让国家能够好好的。

说实在的,叶暮的剑法确实不错,轻剑耍的自如,重剑使的顺畅。但他的能力真的不足以去一个人单枪匹马的闯神策军的军营。

李朝君想,若不是那日他们杀到了那个军营,叶暮会被怎么对待,真的很难想。藏剑山庄的小少爷,恐怕会被神策军军营的人要挟藏剑给他们一批兵甲,若是藏剑给了,那样,他一个人会让藏剑背负上卖国的名声,他怎么受得住。

当然,藏剑作为名门世家,为国家的大义他们是懂的,更有可能的是叶暮会成为一个牺牲品。

还好,那日他们杀到了神策军营中,搜查的时候找到了他。

当时叶暮一脸惊恐的看着李朝君,他被绑着了手脚,李朝君枪尖一挑断了他手脚的绳索,也许是看叶暮白白净净的真的很可怜,鬼使神差的抱住了叶暮:“没事了。”

自从那次后,叶暮便缠上了他。

从杭州到洛阳,不厌其烦的跑了一遍又一遍,只为了来看李朝君一眼。李朝君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太多人,可就在那些并不太多的时间里,叶暮愣是挤了进来。

叶暮胆子大,这点从来没变过,从一开始独闯神策军营就看得出来。

所以他能偷偷跟着李朝君上了战场的事,李朝君有点意料之中的味道。可他没想到的就是,叶暮会替他挡了一枪。

正中胸口。

当时叶暮的血溅到了李朝君的兵甲和脸上,温热的。

“将军,最可惜的就是,没能让你和我一起回藏剑,看看西湖。”

“将军,你看看我吧,你好像从没有认认真真的看过我。”

“将军,来年你还会记得我吧。”

那一场是场胜战。

李朝君抱着叶暮的尸体回来。

这是他第二次知道,在意的人离开,是怎么感受。

可惜的是他知道他在意叶暮的,有些晚。他没有在叶暮还在的时候就告诉叶暮,其实自己真的有好好看他。

每次他坐着马车来到天策府的时候,每次他跑来自己房间坐在自己旁边和自己一起看公文的时候……还有,替他挡了一枪的时候。

李朝君真想告诉他,他这辈子都会记得叶暮的。

正因为记得,所以才不能死。

你给的东西这么珍贵。

怎么能随意丢掉。


FIN.

军爷死多了 来 我们换一个人死【闭嘴。

评论(7)
热度(26)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