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黛如远山

维尤·愿景流向远方

▲糖

▲相处的一个清晨小片断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顺着窗帘小小的缝隙悄悄爬进了屋子里,让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了窗户而昏沉沉的屋子多了一丝丝的光亮。他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脑袋还压在自己的手臂上,双手横过了自己的胸膛,身子微微蜷缩着,维克托斜下眼望着黄色毛茸茸的脑袋,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声以及喷洒在自己身上的鼻息。


他还没有醒,维克托觉得还早,况且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便没有叫醒这几天训练量极大极其辛苦的少年,让他继续沉浸在睡梦中。维克托把少年的双手轻轻从自己的身上挪开来,用一只手的手掌轻轻托起了少年的脑袋,再放在柔软的枕头上,少年轻轻翻了个身,嗓间轻哼了两声,并没有醒。


维克托起床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便进到厨房里准备两个人的早餐。维克托拿出了橱柜里的小麦粉,冰箱里的肉以及蔬菜架上的一些蔬菜,打算在早晨做新鲜的皮罗什基给少年当做早餐。


少年很喜欢吃皮罗什基,维克托曾见过他吃到了自己爷爷做的皮罗什基高兴的眼睛弯成了一道弯,跟一座架在河面上的桥一样,整张脸上满满的都是欢喜,好看极了。


等把小麦和水按一定的比例混合好后,维克托开始制作馅料,为了做出少年喜欢的味道,维克托特意的,在少年不知情的情况下询问过他的爷爷,要放些什么调料才能做出他喜欢吃的皮罗什基。


在把一个个未进入烤箱的皮罗什基摆放在烤盘上的时候,维克托突然想起他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早餐还是得丰盛些,便又用粗粮煮上了一锅粥。大概是维克托在厨房里的动静有些大,在烤箱转动了一会的时候,少年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维克托,你在做早餐吗?”


“是啊,尤里。”维克托一边回答一边洗了洗手擦了干净,朝尤里走过去,尤里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睡眼惺忪,脑袋上的黄色毛发有些乱,而且身上还只穿着一件并不符合他体型的白色衬衣,光溜着两条腿,连上面好看的肌肉线条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维克托走到尤里身边轻轻拉拽了一下白色衬衣:“嗯?怎么把我的衣服穿上了?”


“哈?”听到这话的时候尤里才一副忽然清醒过来的样子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身上所穿的衣物,一副不太高兴即将炸毛的模样:“谁让你就摆在床边的,我……”


话还没说完,维克托手掌轻轻按住了尤里的后脑勺,把属于清晨的早安吻落在了尤里的额头上:“早上好啊,我的尤里。”


厨房向阳,并不像拉上了窗帘的卧室一般昏昏沉沉,太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似乎把尤里的金发照得更耀眼了些:“……早上好,维克托。”


维克托虽然觉得这样穿着的尤里很是好看,可还是不得不提醒道:“就算是有地暖也不能这样光着腿啊,回去洗漱一下换上,再出来吃早餐。”


维克托盛了两碗粥,在尤里的那一碗里撒了些白糖,再用勺子轻轻搅拌了一下让糖融在了粥里,毕竟尤里嗜甜的青春期还没有过去嘛。把粥和皮罗什基端到餐桌上的时候,尤里正好从房间里出来,显然看到了维克托做的皮罗什基有些惊讶。


维克托还没等尤里把想问的问题问出口,便拿起了一个皮罗什基递到了尤里的嘴边:“专门为尤里做的哦。”


嗯,熟悉的香味。


尤里张开嘴来一口咬了下去,酥脆的外皮里的馅料味道也十分的熟悉,跟爷爷做的味道很像嘛。就这么尤里咬一口,维克托往他嘴边递一点的方式,尤里吃完了一个皮罗什基。


尤里大概也猜得到是维克托去问过自己的爷爷,才做出的皮罗什基,面对维克托“味道如何”的询问,诚实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真难得。


“好甜……”尤里接着舀了一勺粥放到嘴里,嘟喃道。


“更甜的要不要尝尝?”


“嗯?”


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人给吻住了,尤里望着眼前的碧绿色瞳孔,感觉到嘴里还未来得及咽下的粥被对方的唇舌全都搅散开来,全都是甜甜的味道。


所有都融化在了一个早晨里。


FIN。


题目即心愿(。

评论(12)
热度(74)
©眉黛如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