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远山

维尤·论初次发情期

▲海边捏脸(。

▲片段


维克托猜尤里使用了大量的抑制剂抑制住了自己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再加上自己想事情想得太过于投入,湿咸的海风呼呼的在自己耳边吹着,以至于尤里走到了自己的身后维克托都没有发现。


直到他激动地朝自己说话的时候,维克托才能闻到空气中漂浮的属于尤里的信息素的味道。


性别的分化还是不久前的事情,那时候他还在日本做其他国家的人的教练,雅科夫打了一通电话过来和维克托说起这件事情。那时候维克托一个人泡在不大的温泉里,听到手机的声响才从热气腾腾的水里站起来,去拿温泉边椅子上的手机。


在听筒里听到雅科夫说,尤里怎么会是omega,不是alpha起码也应该是个beta,也不是对性别的歧视,只是对于运动员来讲的话,omega身体的运动员的训练的确会有很多的不方便的地方……维克托笑了笑,只是一个性别的问题罢了,不管是alpha也好,omega也罢,尤里的话,都没问题的。


是omega啊——这似乎是维克托意料之内的事情。


不过在比赛开始之后自己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见到尤里,维克托倒是有些想闻到尤里身上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不过比赛也好,私下也好,维克托都没有闻到过,尤里也从来没有出现过omega的任何失态的情况。


嗯,是很符合尤里的性子,肯定是使用了大量的抑制剂把自己的性别给掩盖的死死的。


而维克托比较担心的事情,就是尤里初次的发情期,要是在私下训练的期间,使用抑制剂抑制了还好,要是在赛场上,那就……不过这个担心现在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了,因为在自己的手指捏住尤里的脸颊的时候,作为一个alpha的维克托闻到了极其浓郁的信息素的味道,满眼是少年白色皮肤红透了的脸颊,还有些细细的汗珠在额头上黏住了些许金发。


以及且粗且重的喘息声。


这个初次发情期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发情期来势汹汹,初次遭受这样的情况尤里有些不知所措,还没有意识到这是第一次发情期的到来,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团奇怪的火却无处可以泄出来。这时候被维克托捏着下巴让尤里更加的恼火,更加的心烦意乱,试图一巴掌甩开维克托捏在自己脸上的手:“滚开!”


维克托的另一只手一把捏住了尤里的手腕:“听话些,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


尤里还未来得及思考维克托所说的‘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便被人堵上了嘴唇,对方的舌尖在自己的唇面上一扫而过,一瞬间闻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有种来自本能的压迫感,自己甚至有些手脚发软的迹象。对方捏着自己的下巴濡湿了自己的嘴唇,却没有更加的深入。


尤里试着想挣扎开来,却没有能够成功,维克托的嘴唇一点点的亲吻到了脸颊,耳后,后颈。接着尤里浑身一颤,嘴中不自觉的溢出一声轻吟,在后颈微微刺痛中感觉到身体略略舒服了一些。


“维克托,你——”


“只是暂时的标记哦,不然你会很难受的。现在得快些带你回去……”维克托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尤里塞了进去,自己坐到了他的旁边。


嗯,需不需要解释一下腺体的暂时标记并不用亲吻嘴唇这件事呢?


-


抑制剂抑制剂,十五岁这个车飚不起来啊(。

腺体标记也算标记!!


评论(10)
热度(94)
©黛远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