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瓷

自娱自乐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 勿扰真人 勿扰真人

圈地自萌 自娱自乐 勿扰真人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真的同他最默契”

[词青]听说就当做无事发生

*圈地自萌 都是做梦


加拿大的寒冬已经开始一点点被即将到来的春天赶走了,飘飘扬扬的雪从鹅毛大大大大雪变成了鹅毛大雪,再变成毛毛小雪,最后被春光一点点融化开来,融进泥土里。加拿大的冬天很长,对于方青砚来说,出门终于不用裹得那么厚,可以少穿两件衣裳了,刮过的风也没那么的凛冽,把脸割的生疼。

万物渐渐的开始复苏起来,方青砚感觉自己的心境才跟着逐渐变暖的天气稍微苏醒了一些——虽然每个赛季都要给自己的号打排名,这赛季约了打气花,可他仍然觉得剑网三是真的没意思,绝地求生才好玩。

能玩绝对求生,就不玩剑网三。

第三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要开始了,方青砚知道这个消息,还是颜子渊告诉他的,颜子...

[词青]铭心

圈地自萌 无脑炖肉 都是做梦


铭心


[词青]执笔绘鹤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my妤生贺 @妤初 生日快乐!啵啵!爱您!


-

柳词见到方青砚的第一眼,是少年将笔挥于指掌,扶摇而起笔墨之间,手起笔落,玉石俱焚一招爆在了对手身上,落地,转了转手中的笔,撇过眼去望了望败者,又扭过头来朝台下望了望,眼波清澈的脸上露出个带着不可一世骄傲的笑来,与台下的柳词的眼神正好撞了个满怀。
裁判宣,胜者为方青砚。
少年摘得桂冠,笑意也带着些轻狂意气,结束后捏着笔跳下台子走过柳词的身边,他走得急,轻功也很好,走过的时候犹如旖旎春光里的一阵春风,和柳词擦肩一遇。

与柳词一同下山的云慕湮在柳词边道:“这人才十七岁。”
“有点意思。”柳词拂过身,看...

[词青]一刻

车,慎。

圈地自萌,都是做梦。

给我的宝贝喵的生贺 @南方喵 ,生日快乐么么哒,爱你。ღ( ´・ᴗ・` )



[词青]玫瑰塔

昨天份的糖以及梦。


01.

今天要暖暖环游,还有节目。


直播间的人被柳词说的一头雾水。一个周播主播一周开了第二次直播,可是开了也就自己在重制版单排,也不说和谁有约,只是一个劲的重复今天有节目,今天还要暖暖环游。


周播主播一周开两次,加上柳词的语气比起平时欢快的很,实在是不难看出今天柳剑神的心情很好,弹幕不免发出疑问,这个主播问题很大,是不是在网恋。


柳词心情好,看到这样的问题也没回答,只是一边把草莓扔进嘴里一边说:“啧,昨天去买了个箱子,舒服的一批。”


弹幕问,是去华山用的吗。


柳词还是没回答这个问题,心里道,国内旅游,就爬个华山,买什么行李箱啊,去国外好吧。弹幕上还有人...

[词青]半梦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


麻。

柳词是被手臂上的触觉给弄醒的,眨了眨眼睛歪过头去看睡在身边的人,秉持着哪舒服往哪钻的原则,整个人都往自己身上靠,顶着有点乱的黑色毛发的脑袋压在自己手臂上。这人昨天晚上跟人玩吃鸡玩的太开心,柳词赶了两次也没能把他成功赶进卧室,想着二十五岁的老年人熬不动这群年轻人好吧,自己便先进卧室睡了觉。


不管有没有同一时间躺床上睡觉,起床的姿势都是差不多的。


知道方青砚昨晚玩得肯定很晚才上床睡觉,柳词醒了便也没叫醒他,另一只手轻轻地抬起方青砚的脑袋放在了枕头上,自己轻轻起身拉开被子起了床。柳词一边站在床边甩了甩被人压了一晚上麻...

[词青]秘密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


01

各个服的战场巡回了一圈,柳词还在念着接下来该干些什么,便被跳进yy的清儒拉去玩了绝地求生。因为确实也没什么兴趣,所以柳词玩这个游戏的时间不多,水平也自然也在下游,只有别人拉着自己玩,才会点开游戏玩上两把。


虽然没什么兴趣,但是总知道98k,八倍镜之物,跳了伞下去,柳词一边念跟着清儒急匆匆地在地上寻找着装备,一边念叨着:“我跟你说,我肯定能找到——”


98k八倍镜一个没找着,话倒是被yy进入提示音后的带着新疆味的少年音给打断了:“清儒,吃鸡否!”


柳词的屋子里开足了暖气,烘得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听到...

[词青]gas and flower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a

方青砚刚把两份培根三明治做好的时候,身后便传来室友的声音:“你又起来打游戏?” 


“赶紧吃了上课去吧你。”虽然在很早的时间起了床,但是方青砚心情不错,把顺手给室友做的三明治留在了桌上的瓷盘里,自己捏起另一个,一边咬一边走出了厨房往自己的房间走。


室友吃着三明治,其实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人自从放假回来后上闹钟起床打游戏已经成了常态,经常早床得还很高兴,仿佛在搞异国恋。


其实方青砚今天不是起来打游戏的,是起来看别人打游戏的。


走回房间里关了门,坐回床上拿起躺床上的手机,方青砚一手捏着咬了几...

[词青] 清风常往还

被刀捅多了,自割甜饼腿肉

糖使人快乐,圈地自萌 


-


柳词按下门把手打开了浴室的门,缓着步子走出了浴室,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往客厅走,坐在沙发上的少年仗着开着暖空调,穿着一身衬衣短裤盘着腿低头玩着手机游戏,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双目对视,少年的眼神看得柳词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走到人面前,呼噜了一把少年洗完澡还湿软的黑发:“天气这么冷你就穿这么点呀?”


方青砚觉得自己干的事真是让自己都头皮发麻,拎了个包就跑上了来宁波的飞机,总觉得有些事情当面说清楚才好,只想着无论如何,先去见柳词,却没有想太多别的问题,什么都没有准备,下了飞机才把短信给一直舍不得删掉的...

[词青]百年一合

今天也要这两人复婚!


-

这段话方青砚酝酿了整整一个假期。头顶的白炽灯十二点了还在亮,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又按下了删除键,字字句句都在斟酌,方青砚有点脑壳痛,想着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拖拉,明明在这个假期里的一次次相遇里已经把想说的话在脑海里组织完毕,现在敲出一个字一句话却又觉得有些困难,无从下手。方青砚又想了想,不是他变得拖拖拉拉的,而是他知道他应该让对方收到这段话的时候感觉到,他希望对方能原谅他。


怎么这么难写呀,我不写了,方青砚这么想着,双手离开了键盘,又突然想到一句,手指头便又回到了键盘上。


世界很小,剑三更小,更何况徘徊在高分段的就是那么些人...

©远瓷 | Powered by LOFTER